130曼城vs热刺:潘德孚:天下無癌論(完全版)

2019-11-06 15:04:27  來源:潘德孚的博客  作者:潘德孚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長期以來,對癌癥病人血液和組織微菌的觀察研究得出了不同結果,這最終促使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發起了一個全面調查研究,以便弄清癌癥是否由病毒引起的。70年代,這次調查(又名尼克松總統的“征服癌癥戰爭”)的結果表明:所謂的癌癥病毒是身體化學失調的結果,它盡管在癌癥發病前出現,但不是癌癥的原因。這個事實一百多年里,曾為許多著名癌癥研究所證明。”(《現代醫療批判》第40頁)

  70年代,我國許多醫學專家到美國學習化療,回國后廣泛傳播這種治癌方法。現在全國每年要有數百萬的癌癥患者死去,這些人確實死得冤,因為,按上所述的癌癥和癌癥病毒,即產生惡性腫瘤根源,完全是空穴來風。既然“病毒是身體化學失調的結果,它盡管在癌癥發病前出現,但不是癌癥的原因。”我們的現代醫學拿所謂的病毒往死里打,用化療藥物、激光來殺病毒,結果是癌病毒沒打著,病人卻被打死了。這與請巫醫治病,巫醫說病人被鬼邪纏身了,應該拿鞭子狠打病人以驅趕鬼邪,鬼邪未見著,病人卻被打死了。

  如果有人認為黃河、長江發大水應該去研究水分子的結構,或者認為應該去研究那堵塞河道的泥沙,弄清它的組成成份,當然會被人當作笑話。現在我們治療癌癥去研究癌細胞或癌基因,不是犯同樣的錯誤嗎?科學無論如何發展,它無法給現代醫學提供幫助,因為它的研究方向錯誤,越是幫忙就越會幫倒忙。

  生命像一道溪流,從山頂流到大海去完成一個時空過程。溪流夾帶的泥沙形成了瘀積,像人體內的毒物形成的腫塊。任何一種瘀積都無法阻擋生命的流水流向大海,與任何腫塊都無法使生命停止呼吸是一樣的道理。如果認為發現癌細胞能預測生命的危險,豈不像認為發現流水中的泥沙,就能知道河流必將發大水一樣的沒有道理嗎?

  一、手術不能除根,化療、放療都在殺人

  現在,大家一聽得了癌癥,立即手軟腳酸,臉色蒼白,更有甚者給嚇死了。一中學退休教師,微熱住院三個月而熱未退。他纏著醫生要講明是什么病。醫生被纏不過,就說:“你得的是肺癌。”第二天,那恐懼過甚的教師就死了。聞自己患癌而嚇死的人不是個少數目。筆者行醫近半個世紀,就所見所聞,悟得患癌并非必死絕癥,何必如此恐慌過甚?關鍵在于人們過分信仰醫院的醫療而死于治療.

  筆者認為,總結現代醫學的所有檢查和治療方法,其邏輯思維基本是錯誤的。因為,絕大多數檢查所得的數據,是結果而不是原因;絕大多數治療治療目標,是結果而不是原因。早期西醫的治癌方法只是手術切除癌病灶。任何病灶,都是疾病的結束而不是疾病的原因。現代醫學宣傳:切除病灶叫做手術除根,只要癌病灶沒有了,癌也就給治住了。于是,人們便真的以為手術能夠除根。中國古時候有個掩耳盜鈴的故事不就是手術除根的寫照嗎?癌患者一聞得癌癥,就急急于做手術,其實,患癌的原因沒有因手術的切除而消失,反而損耗了生命的自組織能力,癌腫就更快地復發。醫生就再次給患者做手術。過去的西方,就是這樣不斷的手術,不斷地消耗,促成了死亡。醫生反而說是癌癥引起了死亡?;及┍廝纜鄢隼戳?,誰也不知道這是個騙局。手術固然切掉了癌病灶,但人們沒想到這是一種假象:人之所以生癌,是因為體內的生命出了毛病患上了癌腫。

  因手術治療死了很多人之后,他們才知道疏忽了病因。在西醫學的歷史上,曾無數次出現臆斷病因的錯誤。例如萊恩的自身中毒論,帕爾陶夫的胸腺淋巴體質學說,比棱、亨特爾的病灶感染論……等等。1901年美國的洛克菲勒研究所認為,小雞與小雞生癌能相互感染,就判斷生癌是病毒感染,直至1970年。病毒一直沒找到,但殺病毒的藥物卻老早出來了,這就是化療!全世界難以計數的生命便死于化療?;潑揮腥〉孟嚶Φ某曬?,治癌的隊伍中又加上了使用射線殺癌細胞的方法。

  從手術治癌,到化療治癌,再到放療治癌,在美國,前后用了70多年時間,效果到底如何?哈定博士的調查,已經做了交代:這70年,醫生用手術和化療和放療,已經使數以億計的人,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在我國,每年的癌患者統計有220萬之眾,一年中給治死的達160萬人。死者長已矣,生者就不能繼續走這條治癌的道路,以毀滅自己生存的希望。

  80年代,癌癥病因學說又有了新的說法:是患者細胞基因變異導致的。而且還說已經找到某些部位的癌基因,以便用于防治癌癥。這個講法是否可靠,仍很難說,但它告訴了我們這樣一個信息:癌病毒說、遺傳說,都錯了?;蛩刀苑?我不敢茍同,有待歷史實踐的檢驗。因為,如上所說,癌腫塊的活檢微觀研究對科學的貢獻也許會有一些,但可以肯定,它與患癌的原因、治癌的方法,毫無瓜葛。這好比黃河發大水,那是河套地區的河床因泥沙瘀積。如果有人認為研究治黃河發大水的方法,應該從河床里挖一塊泥巴做微觀分析,研究它的構成成份就可以治住大水,那不是笑話嗎?現實是我們的治癌病理研究,卻一直在制造這樣的笑話。

  美國的科學院院士、紐約大學貝爾維尤醫療中心病理學系和內科學系主任、耶魯醫學院病理學系主任、紐約市斯隆-凱特林癌癥紀念中心(研究院)院長劉易斯?托馬斯博士說:“在癌癥治療中所作的很多事情——手術、放射和化療,都屬于半拉子技術。因為這些措施都是指向業已形成的癌細胞,而不是針對細胞轉變成贅生物的機理。”托馬斯的話如實反映了治癌失敗的道理,但是,他的見解仍然越不出微觀治癌的框框。因為,解剖學作為基礎學科,早已給他們打上微觀研究之路的烙印。無疑手術、放化療同樣只針對結果不是針對原因的。這些治療只能給生命造成嚴重的創傷,對癌癥卻毫無損害。外科醫生之所以堅持手術治療,是因為手術可以給他們的醫院帶來一筆財富和他自己的一個紅包;新醫生則可借此學會外科技術,獲得一個晉升是資本。但是,癌癥病人卻因此成了犧牲品。

  癌癥患者因手術治療而加速死亡的現象,更進一步引起人們的恐癌心理。現在大多數人不是死于癌癥,而是死于治療或心理恐懼。因此,我們必須像美國一樣,大范圍地展開癌癥是慢性病的宣傳,首先把這種心理病解決好,就能降低我國的癌患者的死亡率;同時,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可以避免許多人因治療而破家蕩產;也可以避免大批資金外流——很多治癌貴重藥都是進口的。有限醫療資金因此而遭到無謂的浪費。現在我國每年產生的癌癥患者為220萬人,治療死亡者為160萬人。如果每人為治療付出的費用為10萬元,一年要花掉1600億。很多成了西方醫藥財團的利潤。

  現代醫學治療癌癥的三種方法經實踐檢驗的結論是:失敗了,它斷送了無數癌癥患者生存的希望。然而,這臺殺人的大機器仍在繼續運轉,仍在消滅著無數癌癥病人生存的希望,為什么沒有人敢對這臺殺人機說不呢?為什么沒人敢正視現代醫學中這一個巨大的漏洞:無視生命自組織能力在疾病中起著的主要作用!沒有生命的身體能生癌嗎?沒有生命的作用癌腫塊能自然消失嗎?沒有生命的努力,人們能帶癌生存嗎?既然,治療會讓生存的希望減少,何不讓生命自己與癌腫塊周旋?既然患癌必死,那么,有腫塊自行消失的;有腫塊腐爛化膿而后消失的;有腫塊長期存在(長大或縮小)而不影響生命存在的,道理何在?這是因為生命有強大的自組織能力,能自我維護,每個生命都根據自己的能力與癌腫塊周旋。中醫藥、土草藥、氣功等之所以能取得效果,皆是因為它們絕對尊重患者生命的自組織能力,而不予以任何傷害。

  美國癌研究者哈定??B?瓊斯的調查與已經進入市場的醫療得益集團產生對抗,沒有被扼殺在搖籃,是因為西方學術和輿論沒有像我國那樣受到醫學界學閥的全部控制。從上個世紀年代美國健康研究所的調查出來后,消息被逐漸傳開,至1995年,美國第一次出現癌癥患者死亡率降低,而且,逐年按1.2的比例降低。這是哈定??B?瓊斯報告報告的貢獻,也是西方這幾年提倡“與癌共存”的結果。這說明,不僅哈定的調查結論是正確的,也反映了現代醫學治癌的方法的失誤。當然,我們也可以用醫療方法來牽出醫學本身的失誤。

  二、癌癥不是絕癥

  經過長期的調查研究,加上本人的治療經驗,筆者認為癌癥不是絕癥。它之所以成為人人聞之而喪膽的絕癥,是因為醫學判斷失誤和治療錯誤。醫學判斷失誤,在思想上抨擊了患者愈病的信心;治療方法的錯誤摧毀了患者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活命的根本。醫療是一把刀,用得好,當然能治病;用得不好,就會送命。這一百多年來,諸多癌癥病人死于非命,不是生癌生死的,而是因為治療錯誤給治死的。

  在活著的人身體里,是生命的自組織能力起主導作用的。而生了癌腫塊必死之論,其要害是不承認生命自組織能力的主導作用。在這種醫學錯誤認識之下的治療方法,就必然是損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直到耗盡它。醫生通過醫療方法不斷地損害它。病人的自組織能力被醫療損害到而不能自救自保了,所以,與其說是癌癥死人,不如說是錯誤的治療死人。也就是說,癌癥不會死人,是醫療把人治死了。如果改變這樣的治療方法,運用中醫的治療方法,我相信大多數的癌癥病人就死不了。“中醫治癌”不單指中藥治療,而是指各種不同的中醫治療方法,各種內治法和外治法,如氣功、推拿、針灸、按摩等等,以及各種自然療法。當前的環境,充滿錯誤的醫學理念,尤其重要的是宣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和大力批判錯誤的醫學思想和治療方法。

  醫學是一門研究維護生命健康的學問。醫學是通過醫生實行治療實現維護生命健康的目的。所謂生命健康,亦即有別于現在流行的“身體健康”。身體只是生命的物質依附,與生命不能等同?;鈄?,是生命在身體里;死亡,是生命離開身體。所以,生命與身體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有生命的身體需要健康,無生命的身體何談健康?

  全國如果認真統計,被認為必死無疑的晚期癌癥愈者無數。念力醫學創始人何斌輝治愈了上千例,都是從醫院退回的、認為已經不治的癌癥患者;學郭林氣功的癌癥病人愈者逾萬;鄭文友本是一個中醫配藥部的會計,一個中醫的“票友”。他自學中醫成為全國有名的治癌專家,獨自在深圳開設了中醫治癌醫院,擁有分院上百所,治愈者何止萬數!他們擁有的不是什么起死回生的仙術、仙丹,卻是知道了順從生命的規律,不損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因而戰勝了癌癥而已。說白了,這些被治愈者,本就不會死的。

  我市癌癥的病理研究者陳查祥說,經她檢驗確診的癌患者沒有一例活著。陳查祥的工作單位是溫州醫學院附二醫病理科。退休后一直在追蹤觀察她所知道的癌癥患者。

  浙江省原農業廳長孫萬鵬,1987年還只有47歲,體驗得肝癌,醫院通知他手術治療,被他拒絕了。因為,他的父母于1985年患肝癌,雙雙住院不到一年亡故;他的大妹妹1986年患肝癌住院不到一年亡故。他選擇在家休息,用中草藥自治,食辣椒止癌痛,寫文章度日。八年后完成灰學理論巨著一部,成為我國灰學理論的創始人。再去檢查,肝癌不見了。

  我的同學馬大靜年代得乳房癌,在附一醫做了切除手術。因其女在該院做護士,醫生囑帶化療回家注射。她注射了兩次,就把所有的藥物全部扔掉。女兒回家見沒了藥物,就問大靜:“藥哪里去了?”大靜說:“化療如此痛苦,我寧死不愿再注射!”其女見母親這種態度,兩條眼淚流了下來。當然是認為這下子必死無疑了。豈知30年后大靜已80歲了,仍談笑風生。假設她繼續化療,結果如何可想而知。

  一退役高級軍官得肝癌,醫院通知他馬上手術被他拒絕,因為他眼見兩位同道得肝癌被送進醫院,沒多久便辭世了。此后他修練郭林氣功,兩年后去檢查,肝癌消失不見了。

  筆者訪多被中醫、草藥、氣功治愈的癌癥患者,大多數都是幾經手術、放化療后而認為沒有再治療價值者,然而他們確確實實痊愈了,而且活得有滋有味。也就是說,有治療價值的給治死了,無治療價值的,不愿意治療的或不給予治療的活了下來。分析其活下來的原因:(一)不愿意接受化放療治療的活下來了;(二)沒錢再治療,或醫生認為“只有多久好活了”的人;(三)看治療反應不對,立即轉向的;(四)本就不愿意去做手術和放化療的,有的學氣功,有的吃中草藥,有用民間單方的;(五)是醫生叫他治一個療程的,因為身體支撐不下來才不治的;(六)有人認為既然必死,不如不治,于是活了下來……

  是氣功(包括許多自然療法)、中藥、草藥治好癌癥、殺死癌細胞?非也。藥物、氣功、環境,都沒有能力殺死癌細胞(因為根本沒有癌細胞,或者癌病毒、癌基因),而是因為藥物、氣功、環境,能調整生命自身平衡,改變體內外環境,使病人的生命自組織能力發揮了有效的自救作用。

  20世紀的70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松曾打了兩張“包票”,一是要讓人上月球;二是要攻克癌癥。月球確確實實上了,攻克癌癥卻打了個水漂漂。不過,這次的“攻克”活動,必然會有很多人被送上這臺巨大的“癌癥治療機”(就是以切除、化療、放療等治癌方法組成的、從研究人員到藥物、器械的銷售人員,從主任醫師,到護士等組成的一臺社會大機器)進行試驗研究,許多人又去觀察這研究的結果,于是才得到這么一個失敗的結論。治癌的“攻克”活動雖然失敗了,卻得到另一個收獲——醫學博士哈定??B?瓊斯宣布他的調查結論:那些不治療者比治療者,生存的希望要大。

  中醫治癌先驅鄭文友先生經長期實踐,寫了《全民聲討“合法殺人”的檄文》:“病毒遺傳致癌病因學說,是愚弄世界人民的大騙局,據此而產生了化療、放療的治癌措施,推行這種措施的人等于是合法殺人的劊子手!”美國的一本書叫《不治而愈》(安德魯?韋爾著,洪漫,劉立偉譯,新華出版社,1998.1)第三節寫一個名叫阿蘭的,畢業于耶魯大學,又在洛克菲勒大學學了六年癌癥,取得了生命學博士學位。他著重是研究化療的。但是,他自己得了癌癥后,卻沒有用化療來治療,而是采用飲食療法。我問過幾位化療醫生,如果他自己的子女得癌癥,他用不用化療,答案是否定的。我又問為什么他要給別人做化療。他說不做化療死了,一怕領導會不高興;二怕患者家屬有起訴的理由。另一位是銷售放療機的朋友,我問他:“如果你的家人得癌癥,你會不會叫他做放療?”他的回答是:“放療會導致癌癥,我怎么會用導致癌癥的方法治癌呢?”做化療的醫生,不讓自己的家人做化療,賣放療機的商家,不讓自己的家人做放療,而醫院腫瘤科的醫生們,卻拼命使用這兩種方法治癌癥,這就是社會的現實!

  三、癌癥病理研究的方向性錯誤

  現代醫學治療癌癥的的方向錯在哪里?首先在微觀研究。因為,生命是個不能分割的整體。怎么可以從研究細胞的基因中得出它的生死結論呢?治理河流發大水應該研究的是上游水土如何流失,以及天氣、雨量/時間、河道宏觀綜合因素,而不是研究水分子(或泥沙)的組成結構。何況生命是動態的,微觀研究中所得到這些東西,不僅微小而不足與之計較,它們都是靜態的、無法代表的。其研究有似緣木求魚,豈能實現治愈癌癥的目的?生命是宏觀的、整體的,動態的。生命生病的研究,只能按宏觀的、整體的、動態的、模糊的方法進行,難以在顯微鏡下實現。

  據述癌細胞由“體細胞的染色體(每個體細胞中有46條染色體),是脫氧核糖核酸(DNA)分子雙螺旋結構中千百對核苷酸的一定節段(人類染色體上的基因數目在2~10萬之間),它是控制生物性狀、發育的遺傳功能單位。其中一類能促癌生長稱原癌基因,另一類能抑制生長,稱抗癌基因。兩者互相制約,保持平衡便不會發生癌癥;如果因受致癌因素影響而使原癌基因變異而成癌基因,或抗癌基因失活或缺失,便會發生癌癥。但目前僅少數癌癥已找到癌基因所在部位,可以試用于癌癥的預防、診斷和治療。”(鄭樹主編:《癌癥可防可治》浙江大學出版社,1995年12月)不幸的是以上的講法,又被另一些人的研究否定了。有學者說:“盡管付出了很大努力,令人沮喪的是有關致癌基因/抑癌基因的假說還是失敗了。癌癥聽起來像一種病,實際上相當于上百種病。把它們解釋為某個單一機制的各種突變顯然是行不通的。例如,雖然都是大腸癌病人,但是每一個腫瘤在其遺傳的模式中都有可能是獨特的,仿佛在看旋轉的萬花筒,每幅圖案中都有不盡相同的地方。”(《我們為什么生病》82頁,馬曉兵著,人民軍醫出版社,2008.11)美國的癌癥病毒說被美國的國家健康研究所調查推翻了,80年代又出現了癌細胞說,也就是癌基因假說。沒十幾年,這種癌基因假說又站不住腳了,現代醫學卻沒有反思,為什么它的“科學假說”如此的不可靠?

  癌細胞是用現代科學的微觀方法測定的,也就是能從顯微鏡下看到??蒲Ъ胰肥的苊杌鏊男巫?,但怎么能知道它的變化發展?更何況說它能牽著人的生命的鼻子走,致人死命。這是多么荒謬!如果說黃河發大水是因為被泥沙堵塞了河道,我們能從泥沙的微觀分析中得到治理發大水的道理嗎?如果將這個微觀分析方法進一步擴展到水分子結構,說發大水的道理在于氫氧的原子結構中某個微粒子出了毛病,不是會被人視為天大的笑話嗎?現代醫學認為既然是癌腫塊致人死命,就可以從癌細胞的微觀分析中得出治癌的辦法來,有可能嗎?這與水中撈月、緣木求魚有什么兩樣呢?然而,醫學家還是那么做了,而且,借此教出了不少這類的“科學家”和“專家”。據說有的人還得到諾貝爾獎金呢。我真要為諾貝爾獎金可惜,如果諾貝爾醫學獎發對了,這一個世紀,癌癥治療會使如此多的人中途夭折命歸黃泉嗎?

  僅十多年,馬曉兵所說的不僅把鄭樹所說的推翻了,而且還說了一種新的微觀發現,就是每個命名一樣(大腸癌)的癌癥病人“每幅圖案中都有不盡相同的地方”,不是一樣的“畫”(癌基因)。這里似乎又可以說明生命的個體特異性,因而不能施行一種統一的治療方法。因為。每個生命都根據自己的能力抵抗疾病,調整自己的內部平衡,因而才會出現各種不同的大腸癌基因。癌癥的病因說是這么的不幸而多變倒不要緊,要命的是治療的方法卻沒有改變:是癌病毒也好,是癌細胞也好,是癌基因也好,在新的治癌藥物沒出來之前,都得用化療的藥物。為什么?是因為現代醫學的真正目的不是治病,而是為制藥公司賺錢。

  錯誤的根子在哪里?就在于它病理學所研究的方向是微觀分析。為了能實現微觀分析,現代醫學需要的是解剖尸體,它研究的是死人(尸體)而不是活人。生病的人死了,在尸體上找原因。死了的人只是氣血運行的停止,而且,影響這種運行停止的原因十分復雜,不是身體上什么地方出毛病——擴大、萎縮或發炎。現代醫學的病理學家在類似死者的身體里發現類似的缺陷,就判斷是該病灶引起了死亡,然后就針對該病灶設計治療方法,西醫的醫學史上已經出現不少諸如此類的錯誤,一個一個地產生,又一個一個地批判,為什么會繼之不絕?關鍵在于他們從不研究生命。生命的研究是宏觀的而不是微觀的?;鈄諾娜嘶嶸?,死了的人是永遠不會生病的。生命在身體里叫活著,生命離開身體叫死亡。所以筆者再次強調:是生命生病,不是身體生病。如果這一點不予糾正,那么,任何醫學的新發明,新技術,對人的生命與健康來說,都是一種威脅;隨著醫療化的鋪開,不死于病而死于醫的人就會越來越多。

  生命只是一個時空段,就像一條溪流,從源頭出發流至大海,也就是從生到死走完一個時空過程。癌就像這溪流夾帶的泥沙而形成的瘀積。這瘀積逐漸增大占了溪流的道道,也就是占位性病變。在溪流里有瘀積占位,溪流不會中止它的行程,必繼續流向大海;在生命運行的道路上有瘀積占位,生命也不會停下它的“腳步”邁向天年。溪流清理了上游,水流因而加速,沖毀瘀積直流大海,這就是癌腫塊自然消失的道理;即使沖不垮也能繞道而走流到大海,這就叫帶癌生存。如果不是這樣,那么現代的病理學家如何解釋許多癌腫塊自然消失或帶癌生存的機理呢?可以這么說,人體上有瘀積也決不會死亡。只要生命還在,它的自組織能力仍然在“指揮”著流向大海,瘀積無法威脅生命。人的生命之流水,有著十分完善的自組織能力,難道就會在發生病變之后坐著等待死亡的來臨?治理溪流不應該是去挖掉形成的瘀積,而應該是清理上游的水土流失,讓流水慢慢沖刷瘀積;治理生命因運行而產生的腫塊(頑痰、瘀血)豈可采用挖掉(手術切除)的方法?即使不理會癌的存在,人也可以活到天年。

  現代癌癥的病理學家,都是在研究癌細胞如何分類的方法,至于癌細胞如何分化的道理,都是假說和猜想。因為,顯微鏡下只能看到靜態的模樣,看不到動態的分化。從邏輯推理來說,在河流瘀積的地方挖泥巴做微觀分析,對治理河流發大水沒有任何意義。對癌腫塊做活檢,研究是什么癌細胞并給它分類,不是與在黃河河床上挖泥巴做微觀分析治理黃河發大水的道理完全一樣嗎?可以認為,癌細胞的分類與分化,對生命如何對待癌腫塊卻毫無意義。然而,這種研究卻“生產”出不少的癌病理學家,

  在人的生命體里,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是永遠占主導地位的。它在維護著生命如何走完一生的過程。既然,人的一生中會出現“瘀積”(頑痰、瘀血)之類的東西,給生命帶來危險。生命的自組織能力也就早先設計好克服它們的方法。而我們的研究方法和醫療方法,卻總是在損害或破壞這種能力。例如利用氣管鏡或穿刺做活檢,就會使一個強壯的人立即衰弱不堪。這才使得許多癌癥患者不死病而死于醫。而醫學又從不承認治療錯誤,因為它需要信仰。所以,門德爾松說:“現代醫學不是藝術也不是科學,它是一種宗教。如果沒有信仰,現代醫學就不能生存。”門德德松是美國伊利諾伊州醫師資格證書委員會主任,也是伊利諾伊其州州立大學預防醫學副教授,他行醫已三十多年,是經驗和良心使他說了老實話。

  四、癌腫塊是生命自身的排毒裝置

  在活人的身體里,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永遠是主宰。

  生命在身體中各種循環(血液、淋巴液、水液)中產生的瘀積,影響了生命信息的運行,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就把它集中安排在某個信息點上等待排出,這樣才產生了腫塊。這樣的腫塊,與其說是癌細胞不聽指揮任意增大,不如說是生命本身的一種為排毒自救的有意安排。所謂的癌細胞,實即是生命準備把它們作為犧牲的膿化細胞,因而才脹大異常,在顯微鏡下有異于正常的細胞。膿化細胞細胞表現各異是因為每個生命的自組織能力不一樣。

  身體上有了腫塊長大得很快就說明它會危害人的生命嗎?《外科正宗?論病生死法第十》(19頁,人民衛生出版社,1983年5月)說:“起勢大,終無害,未老先白頭,無膿軟陷休。瘡從疙瘩起,有膿生方許,腫潰氣昂昂,不治自安康。根高頂又高,八十壽還饒,燒痛易腐爛,任大終無恙。瘡高熱燒疼,雖苦必然生,瘡軟無神氣,應補方為益。”這說明,原來認為腫塊長大得快慢,是說明癌腫塊的惡變程度,拿它來作為判斷利害的依據;或以癌腫塊腐爛與否作為判斷生死的依據,都已被許多事實否決。“腫潰氣昂昂,不治自安康。根高頂又高,八十壽還饒,燒痛易腐爛,任大終無恙。”上述可知,中醫不是因為發現了腫塊就下必死的判斷,而是根據腫塊的發展陰陽變化而作好壞判斷的。腫塊在體表或體內增大,軟化,腐爛,是生命顯示它斗爭的勝利的標志,而不是死亡的先兆。許多被認為晚期不治的病人,回家后沒有任何治療好轉了,道理就在這里。說它向好、向壞,是有宏觀的陰陽轉化理論做依據的。

  我的朋友禾火女士,由于腋下淋巴轉移的癌腫塊增大、軟化、腐爛。她就北上尋找全國著名的好幾位專家咨詢。這幾位全國出名的癌病理學家答復說,既然已經增大又爛起來了,必死無疑。然而,她不僅沒死,還帶著癌塊上班。癌塊化膿腐爛后消失不見了,腋下完好如初。由這個例子,我想到好幾位皮膚癌患者,爛得像菜花一樣,后來竟不治而愈。以大得快,爛得兇,作為判斷病人生死的標準錯了。“起勢大,無大害……”是患者生命的奮發,把腫塊化為膿液排出的一種求生措施,而且,腫得快,腫得高,說明生命自組織能力旺盛??杉尋┲⒎治縉?、中期、晚期,沒有科學根據,是不可信的。禾火女士現在的身體比任何時候都健康,再回想所有的專家建議,有說要繼續化療的;有說要切除后以其他地方的皮膚、肌肉來修復的;有說要吃什么最好的抗癌藥的,統統沒有科學根據。因為,所有向她提建議的專家,自己是不搞臨床治療,因而他們沒有任何醫療經驗。她千辛萬苦、滿懷希望去求教的這些專家,原來是一些自己不會打仗,紙上談兵的戰術專家!

  現在很多被判定為早期的癌患者,卻并不幸運,都被治死了。所以,別以為,在各種媒體上或刊物上,大談早發現、早治療好處的專家,他們不是為了挽救生命,而是為了擴大“市場”(外科醫生的市場和醫藥市場)。

  本節中說到癌細胞亦即膿化細胞的說法,涉及有無癌細胞的問題,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是從根本上推翻癌理論了。如果沒有癌細胞,那就是沒有癌癥了。實際上,我說膿化細胞就是癌細胞,這個講法不是說癌細胞沒有,而是說它是個怎么命名的問題。有這樣的腫塊,把它的細胞放在高倍顯微鏡下,我們找出了它與正常的細胞不一樣,之后你稱它為癌細胞,估計它就是變癌的原因;我稱它為膿化細胞,會腐爛化膿。西醫認為它變癌后會使人死亡;我卻認為它會變成膿,然后就會被生命作為毒素排出。

  膿細胞是醫學的現實證明的:很多人的癌腫塊腐爛了,后來這腐爛的腫塊消失不見而人活得好好的。文成縣婦女劉化蓮47歲得晚期宮頸癌,杭州半山腫瘤醫院檢查后,告訴她丈夫,他妻子的宮頸癌已爛得呈菜花型了,不愿意接收。她回家后沒用任何藥物卻痊愈了。31年后報紙上發表了這個消息,還活得好好的。試問:癌細胞哪里去了?

  就命名來說,癌細胞與膿化細胞當然有所不同。癌細胞的意思是指腫塊由癌細胞組成。癌細胞不受生命的控制,會隨意分化增大、占位,因而導致死亡。膿化細胞是受生命控制的,是生命為排毒的需要而特意的安排。如上所說是生命的一種排毒措施,借細胞的犧牲來刺激、促進和放大經絡的信息活動,提高生命自身的能力。劉化蓮之所以活得好好的就是這個道理。筆者治療過的一些外科疔、癰、癤、疽的患者,長期觀察之后,發現治愈者精神和體質俱有不同程度的改善,道理何在?這是因為,治療不僅是使外科的腫塊消失了,更重要的是內部的毒素給驅除了?!鍛飪普凇肺劍?ldquo;外面如粟,里可容谷;外面如麻,里面如瓜;外面如錢,里可容拳。”民間有言:“面上一枚疔,肚里一官升(官升謂標準的量具)。”意思都是指體表所見雖小,身體里的毒已經很多。毒素壅塞于經絡通道,影響生命信息的運行,危害生命。體表的腫毒經正確的治療消失了,里面蘊藏的毒素也同時消失了。這就是體質改善的原因。

  五、以中醫治癌,大多數患者就不會死

  中醫在中國治病,已有五千年的歷史。2500年前,就建立起完整的、系統的醫學理論體系。對于治療腫塊之類的疾病,不管它發于體內體表,例如體表的疔、瘡、癰、疽、癤,體內的腸癰、胃癰、肺癰、肝癰等,已經積累了足夠的治療經驗。而今,這個“癌”名一出,許多中醫就被它鎮住了,忘記了往昔的能耐,何故?重點當然是社會的問題。但是,我們把社會學的原因先擱置不說,單從醫學的角度來講,是因為我們的許多中醫重內科而忽略了外科有關。所以,筆者認為,“做中醫的不會治外科病,只等于半個醫生。”從整體的角度來看,不管體內體表,長了腫塊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只要把握住陰陽消長,就可以知道如何治療。

  西醫如果單就講它的內科治療史,應該說只有一百多年。而且,這一百多年的大多數時間里,都是在外科醫生的指揮棒下轉的,所有的治療考慮,把手術擺在第一位。西醫早期治癌,就是不管如何,先做手術再說。這樣的做法,可以說是拿人體的創傷,換取疾病的暫時消除,我才把它稱之為掩耳盜鈴之舉。這好比一個國家以割地求和來取得暫時的和平一樣不可取。生命依附于身體,它需要一個完整的身體,因此,對身體的傷害就等同于對生命的傷害。所以,把外科手術作為治療內科疾病首要考慮是不可取的。在西方醫學治療學的歷史上,曾經出過許多病理學的錯誤,都是外科醫生想出的瞎主意、瞎折騰。迄今為止,他們的病理學并沒有從這個“把身體當生命”的陷阱里爬出來。癌癥的研究和治療,犯著同樣的錯誤。錯誤當然會有,但是,像這樣長期而又大規模的犯錯誤,為醫學病理學上所罕見。道理為何?醫學本就與市場無關。但西方是市場社會,醫學一開始就纏上了市場習氣,把謀利作為第一目的。這才有了市場的獨占性,管理方法的市場性,醫療目的的唯利性,醫學就失去了它的為生命健康而研究的道德光彩。

  說患癌必死,是因為“必然治死”。這種醫療方法,不僅會使所有的患者傾家蕩產,還使求治者命歸黃泉。另一方面,它又使另一些人靠藥物發明、推銷而發財致富,還有的則因為“發現新的癌細胞”、“發明新的治癌藥物或器械”成名成家而名揚四海。有的人則因這些發明或發現而大發橫財。現在很多人恐癌的原因,就在于癌癥宣布幾等于死刑判決。沒有人去分析研究這癌癥病人是治死的,還是生癌生死的。其實,大多數人通過中草藥或其他方法治療就可以痊愈的。只有極少數人是會死的,那是因為壽數已到,誰也救不了。現代醫學所忽視的,恰恰是癌癥病人之所以痊愈的一個最為重要的原因——生命的自組織能力。現代醫學的治療之所以使病人死亡,是因為它損害了癌癥患者的生命的自組織能力。

  溫州大學黨委書記林選青,70歲得淋巴癌,在杭州醫院化療到第四次,腹脹氣滿,覺得自己快不行了,于是他對這種治療失去了信心。出院回溫后,聽人說永嘉縣千石地方有個賣草藥的老人有治淋巴癌的草藥單方,他去購來服了半個月,腹滿氣脹都消失了,便接著吃了三年,一切歸于正常。現在79歲,身體非常健康。

  環境使人生病,年老使人死亡,少數死亡者有的是改變不了環境,有的是年老了。年老的人要死,是自然規律,誰都挽救不了。改變不了環境的人,同樣改變不了心理狀態,那只能說是命中注定,醫療亦束手無策。人的生命是一個自組織系統,有著強大的自我完善能力。它才是疾病痊愈的主要原因。現代醫學研究的方向錯了,治療的方法錯了。錯誤的原因不只是醫學自身的問題,更為重要的是它的醫學背后,有著一股強大的社會力量——市場的力量。這個問題不屬于醫學的范疇,而屬于社會學的范疇,本文只能擱置。

  我的朋友金顯月說他的父親50歲時患胰頭癌疼痛,醫院建議手術。顯月是家中老大,那時已近三十來歲,由她決策拒絕手術,而到上海群力草藥店購來一些草藥服用,并每天吞活泥鰍7條。治愈至今已二十多年,現在健健康康。我的朋友石廷棟,原是五馬房管所所長,退休時患淋巴癌,服群力草藥店的中藥年余,近80歲時我在路上碰到,笑著說,我要力爭一百歲。上海群力草藥店治癌治出了名氣,當然不只溫州這一些人。

  患者張某,58歲,女性,得甲狀腺乳頭癌。醫生要她做化療,她拒絕了。她說自己不相信西醫和化療,因為她那個村子里,有兩個肝癌患者。一個去醫院治療,沒多久就給治死了;一個開中藥自療(自己是中醫),現在多年過去,肝癌不見了。這個對比,使她堅定地認為:癌癥是不會死的,有的是嚇死的,有的是治死的。

  吳錫銘先生在溫州很有名氣,他只讀五年書,過了知天命之卻當上了全國第一個農民律師。由于積勞成疾,全身疲憊乏力,去醫院檢查,并做了骨穿,告知得的是白血病,也就是骨癌。他兒子恰好是這個醫院的研究生,看了檢驗單,便囑父住院治療。據說四個月化療四次,弄得連路都走不動了。吳先生就問主治的主任:“白血病的病因是什么?”主任說:“白血病的病因,現在還是世界難題,還沒有解決。如果已經知道,治白血病名就不這么難了。”吳先生想:“你們還不知道病因,就給我化療,這不是瞎子打老婆——瞎打嗎?”于是決定立即出院。出院后找了一個曾治好自己兒子得白血病的老中醫,向他要要來那張治病的藥方,仔細加以分析,又查看了中醫書籍,給自己的處方制訂了補血、補氣、補肝、補腎、活血、解毒的方法,便請他的一位懂中醫的親戚來給他按法處方(中醫治病是先有法后有方的)。服藥半年,完全治愈。再去那醫院血液科看望同期的7位病友,全部已被送上西天。這是偶然的嗎?非也。后來有17位白血病患者找吳先生的這位親戚處方,13位給治好了。我問他有無病歷記錄,他說這親戚文化程度不高,沒病歷記錄,真是可惜。我相信,如果每個關心癌治療者的周圍,都一定會發現:無錢的不治不會死,有錢的治早死得快的故事。

  吳先生的故事說明,如果他繼續化療,那么必死無疑。證明醫生說得不錯:白血病是血液中有癌細胞,癌細胞把紅細胞吃光了,所以人就死了。人們并沒有想到:這是化療給治死的!現在醫學所有的醫療方法,都具有兩面性,既可救人,也能殺人。如同所有的藥物都有毒性,既可治病,也可害命。醫院是救命的地方,也是送命的場所。當吳先生詢問醫生什么是白血病的原因,一句話,就救了自己,這也許是他沒有想到的。治病應治其原因。而原因還不知道,就打化療,豈不是亂治療?如果是一般的藥,錯一點影響不大?;埔┛墑薔綞鏡囊┪?,它要殺死癌細胞,也會殺死人。腸胃道的細胞給殺死了,所以會發生嘔吐,吃不下飯了。人吃不下飯還能活嗎?頭發細胞給殺死了,所以頭發也掉光了;白細胞給殺死了,人的防衛能力差了,所以,有許多人便發一些并發癥死了。醫生用治死的人來證明癌癥必死,患癌便認為是死刑判決,思想背上了一個大包袱。這個包袱便會影響中醫中藥的治療效果。因此,中醫治癌首先要解掉患者的思想包袱,向患者說明癌癥不是絕癥,而是慢性病,樹立治療的信心。既然“不治療者比治療者生存的希望要大”,許多人為什么偏要去送死呢?這說明一個市場化的社會里充滿陷阱,是是非非弄不清楚,必須建立一門醫學社會學慢慢地去弄清它。

  吳先生的痊愈,告訴我們一個道理,現在去醫院看病,醫生告訴你的檢查結論,都不是原因,而基本上都是結果;醫生給你用藥,基本上都不是針對原因,而是針對結果。手術切除癌腫塊,被切除掉的不是生癌的原因,而是生癌的結果。癌割掉了為什么會再生?因為原因還在。有人說,有的人割掉后為什么不再生了?答:那不是手術的作用,而是這個人本就不會再生了——是這個人的生命在起作用。上面不是說過,同樣的命名為大腸癌,顯微鏡下的基因卻各種各樣。那么有的人切除了會再生,有的人切除了不會再生,不應該感到奇怪。

  賈謙的調查報告中提到云南自學成材的中草藥醫生陳欣,發明治癌的“陰陽平調散”,治愈不少癌癥患者……我為陳欣的治療成績鼓與呼。我想,陳欣的藥名“陰陽平調”已經說明中醫治癌的原理了。09年9月,我在中醫科學院告訴那些研究生們,中醫治癌的方法就是“見招拆招”。有人問:“何謂見招拆招?”我說:“寒者溫之。熱者清之。強者抑之。弱者扶之……”就如陳欣的“陰陽平調”,《內經》說:“和其陰陽,調其寒熱,以求其平。”人的生命,只要陰陽寒熱平衡,就有能戰勝一切癌癥的能力。中醫不是想用什么藥物去消滅癌細胞,而是動用各種治療方法調理體內陰陽寒熱的平衡,讓生命的自組織能力去戰勝癌癥。

  六、中醫如何治癌

  “以中醫治癌,大多數病人不會死”,但是,既然說癌癥就是腫塊,中醫叫做腫瘍。中醫講的腫瘍,都是指體表的腫塊。體表有腫塊也并不就是很好治的,醫生處理不好,同樣能送人性命。所以,說癌癥不會死,并不是說即使亂治療也不會死。醫生治病,對病人來說就帶有一定的危險性。這種危險性道義上應由醫生來負,而不能歸之于病人。這就是中醫與西醫的根本區別。

  現在西醫治病,用藥或做手術,先叫病人簽名,有危險病人自己負責。這種做法,就是推卸自己的責任:治死了與我無關。于法理上說,醫生沒有責任了,病人不會來糾纏了。它給醫生留了退路。但是,它卻產生了另一個不好的后果:醫生可以不負責任地亂用方法,亂用藥物了??墑?,醫生通過醫療方法治病的。如上所說,醫療方法是一把刀,用得好,能救人性命;用得不好,也會使人死于非命。如果醫生不負治療的責任了,有道德的醫生,謹謹慎慎;沒道德的醫生,就會亂用藥亂治療了。許多病人就只能死于非命了。

  中醫強調膽大心細,行圓智方,要想得周到。生了腫塊,并不是說就不會死,而是說治得對路是不會死的,治療錯誤,也是會死的。我在上面已經引用了《外科正宗》中的“論病生死法”,不僅說明生了腫塊有可以判別生死的方法,也說明醫生也會碰到危險難治、性命交關的腫塊,必須小心謹慎,認真運用與掌握辨證論治,盡可能免使病人死于非命。即使病人確實無法可救,也得嚴責自己學識未精。這樣才能使我們的醫學醫術不斷提高。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治癌癌基本原則和原理如下:

  (一)醫生心中無癌。癌是現代醫學給出的概念,不是中醫的概念。這一點很重要。也就是說,在中醫的心中,只有腫瘍該如何辨證論治,沒有“生癌必死”的觀念在牽著鼻子。醫生的腦子里,必須“以內證為主,隨其寒熱虛實,七情六淫,氣血痰濕諸證,而調劑之”(見張山雷:《瘍科綱要?鄭序》上??蒲Ъ際醭靄嬪?,1959年4月)只有這樣的醫生,才會真正按中醫的治病原則進行治療。如果醫生頭腦中有“癌癥”這樣的觀念,治療的方法也搞得與西醫一樣,采用攻擊癌腫塊的方法,那么就治不好癌癥。因為,癌腫塊只是結果,而不是原因。

  (二)很多癌癥患者的痊愈是環境的改變?;肪嘲ㄉ罨肪澈托睦砘肪??!恫恢味分屑竊匾晃灰虺て諞鐘舳┑牟∪?,后來離了婚,癌癥就不治而愈了。不管這腫塊是病毒、癌細胞、癌基因所致,醫生應該認為是環境使人生病,首先從病人的環境來考慮消除病因。孫萬鵬的晚期肝癌之所以痊愈,是因為他不再做官了。我的好幾個患者都是常山人,在溫州治療,他們都很快恢復,但回到常山,就重新發病不治了。所以,細菌學之父巴斯德說:“細菌算什么,環境才是一切。”

  (三)調其陰陽和其寒熱,就是治癌的方法。只要陰陽平衡,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才會強大,不管癌癥如何嚴重,在生命體里,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永遠是主角,也就是說,生命會主動在安排如何對待病原體。病原體永遠是被動的、等待著被消滅的一方。

  (四)現代醫學無視生命的自組織能力,所采取的醫療措施都在傷害生命的自組織能力,這才是導致死亡的原因。因此,必須知道任何傷害生命自組織能力的治療方法,都是錯誤的。中醫用的治療方法也一樣,應以補為主,以守為貴,以攻為次,只是在病人確實需要使用攻法的時候,才可以謹慎使用。為什么要以補為主呢?因為,正氣不虛,邪氣不實。正氣虛了,才產生邪氣。因此,補正氣也就是祛邪氣。攻邪氣,就容易傷正氣。只有在正氣充沛的情況下,才可以攻邪氣。攻邪不傷正,這個原則必須得到遵守,癌癥病人的生命才有保障。

  (五)治病要治原因,不能治結果。而癌腫塊只是結果而不是原因,故手術切除乃掩耳盜鈴之舉,愚笨之法也。因此,中醫治癌不以癌腫塊增大或縮小為治療有效或無效的依據,而是以腫塊的陰陽轉化為治療有效或無效是依據。也就是說,癌腫塊增大,顏色轉紅,腫塊質地變軟是好轉的跡象;癌腫塊縮小,質地變硬,或者變軟,塌陷,是轉壞的跡象。在體內的癌癥,看不見腫塊,可以在精神、飲食、大小便、睡眠等反映出來。一個病得非常危險的、將要死的人,決不會在精神、飲食、大小便等生活方面,毫無痛苦,表現得如同常人。所以治癌,只要調理其日常的生活,使之正常,必不會死亡。

  (六)治癌癥的醫生,不能只從藥物上打主意,最重要的是要克服患者害怕死亡的思想。因為,大多數病人即使沒有被嚇死,也會嚴重影響治療效果。所以,解除患者的思想顧慮,是治癌的要著。因此,經常給患者做思想工作,配合氣功治療,以及根據各人病況的不同,增加各種不同的自然療法,把調理心態放在首要的位置上。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cjiozx.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为什么买房总是赚钱 168网购赚钱 赚钱名字写错怎么办 惊魂记 希区柯克 赚钱 天龙八部新区做装备赚钱不 哪些软件看视频就可以赚钱 单机捕鱼游戏无限币版 东北四人麻将游戏 卖庞村铁皮衣柜赚钱吗 在校大学生如何写代码赚钱 北京麻将手机游戏 1000炮金蟾捕鱼单机下载 开工贸公司赚钱吗 pos机免费送他们怎么赚钱 gta5 出租车不赚钱 单机捕鱼达人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