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出品的球星:律師:華大基因起訴記者金微案,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決

2019-11-20 09:10:33  來源:今日頭條  作者:金微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律師:華大基因起訴記者金微案,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決

  文| 趙江寧(律師)

  今天,就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法院作出的“華大基因科技服務有限公司與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訴金微名譽權侵權一案”的一審判決,我破例公開評價一次。

  我們尊重審判機關,但不等于不能公開評價甚至批評其作出的判決。我之所以要公開評價與批評這個案子的一審判決,因為我認為它是極端錯誤的。它不僅表現在對重要爭議問題的故意遮蔽、對案涉文章的錯誤解讀,對法律賦予其自身的審判權的自輕與不自重;更表現在它對本已被嚴重壓抑的個人言論自由的漠視甚至蔑視。

  這樣的判決如果最終生效,在案件之內,將落實那些商業資本為商業利益粗暴打壓個人言論自由的企圖;在案件之外,則助長了那些壓制正當社會評價、限制個人言論自由的惡的力量。

  所以,作為這個案件被告人金微的訴訟代理人,我必須要公開批評這個一審判決。

  基本案情

  2018年10月24日,金微發表了《華大基因被罰!14萬孕婦基因組已流到國外, 細思極恐》一文。在該文,金微依據公開的新聞報道及調查了解到的信息,對發表在美國《細胞》雜志的一篇論文及與之相關的中國人基因數據?;さ任侍飩辛朔治銎蘭?。其分析內容包括該論文研究項目所依據的,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檢測數據取得過程的合法性、孕婦知情權?;?、受檢孕婦基因數據是否流出境外等問題。

  2018年10月26日,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做出了回應,稱上述案涉文章嚴重侵害其商譽,并聲明將采取法律措施。

  2018年 11月,華大基因科技服務有限公司、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以下稱“兩原告”)以名譽侵權為由在深圳市鹽田區人民法院對金微提起訴訟。

  2019年3月14日,華大基因起訴金微案在深圳鹽田法院公開審理;6月18日,深圳市鹽田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金微發表案涉文章的行為構成對兩原告名譽權的侵害。

律師:華大基因起訴記者金微案,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決

      需注意的是,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系事業單位,雖冠以“華大”之名,但與上述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華大基因科技服務有限公司毫無關聯。

  爭議問題

  就本案而言,除了原告主體資格問題引發的爭議外,文章質疑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取得過程的合法性、14萬中國孕婦的知情權是否獲得保障、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檢測數據是否外流至境外等內容,是兩原告指控金微侵權的基本事實依據;更是本案一審期間無論在當事人舉證、庭審調查與辯論乃至雙方抗辯文件中最基礎、最核心的爭論焦點。

  然而就是上述如此重要的,在一審期間被爭議雙方反復爭辯、分析與論證的焦點爭議,在一審判決書中居然難尋其蹤。與之有關的證據、事實、雙方的提問與答復、分析與論證等在一審判決書幾乎不見有任何記載。

  面對一審判決書遮蔽案件重要基礎事實、證據及爭議雙方意見的這種狀況,我們根本不用疑慮是否為法官疏忽所致,因為那不合常理,更與深圳市——這個改革開放先進示范區的職業法官應有的專業技術能力毫不相符。

  既然一審法官們不愿意面對這兩個核心爭議,那么圍繞這兩個問題及相關證據,我們看看究竟能遇到什么樣的事實。

  一.關于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采集過程中可能存在的問題

  案涉文章對“14萬名中國孕婦知情權的保障與基因數據采集使用過程合法合規的質疑,是兩原告指控金微侵犯其名譽權的第一爭議事實。

  案涉文章關于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采集過程、受檢孕婦知情權保障與基因數據外流的質疑主要體現在如下這些文字中,其中劃線部分是我認為應注意的內容:

  “華大基因稱獲取了14萬名中國孕婦的部分基因組樣本。我們要問的是,這些信息是怎么來的?如此大規模的人群信息,是公開采集的還是私下搜集。按《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暫行辦法》第四條規定,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擅自采集、收集、買賣、出口、出境或以其他形式對外提供。

  這14萬孕婦的信息是與國外一起研究的,這就涉及到涉外問題。就是連論文共同作者、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綜合生物學教授拉斯穆斯·尼爾森都感到意外“能獲得這么大的樣本量,這很了不起。”

  就算華大基因通過了審批。但搜集了14萬名中國孕婦信息,這些孕婦是否知情,是否知道自己的基因組信息用來作基因研究了。按報道所說,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用“無創產前基因檢測”技術收集了超過14萬名中國孕婦的部分基因組樣本?;蠡蚴親骰蠆廡虻?,利用基因測序檢查搜集這些信息很容易。

  關鍵是,孕婦做基因測序時,可能并不知情他們的基因是用來做研究的,等于她們的隱私?;ど洗τ詵湃巫刺?華大基因收集之后,又給外國人做研究,還拿出來炫耀,這才暴露出來。

  一名業內人士認為:華大基因涉嫌違背職業操守,侵犯了公民權利 。14萬人基因檢測可能都只是華大的生育服務項目的客戶,華大卻把客戶基因材料作為他用。明顯沒有授權,是大規模侵犯公民權。而且擅自和他國合作,對國家安全構成潛在危害?;蟮目突?,有可能基因信息泄露,客戶及其親屬或基因近似人群,有被生物攻擊的可能。就像大家獻血只是給醫院搶救病人使用,而絕不是默認授權研究基因缺陷或做其他用途,真不敢想象:這些數據落在外國人手里會有說明結果”。

  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針對上述內容做出了強硬回應,下面為其聲明主要部分內容:

  “關于“14萬中國人基因大數據”研究的知情權,華大研究團隊嚴格遵從《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暫行辦法》和生命倫理原則規范。在進行無創產前基因檢測前,受檢者會簽署知情同意書,同意其樣本和數據供科學研究。本研究披露的是群體分析結果,不包含任何可識別個人身份信息。

  關于數據安全性問題,本次研究全部在境內完成,樣本及數據全部保留在深圳國家基因庫,不存在任何遺傳資源數據出境的情況(請注意:它強調并確定“不存在任何遺傳資源數據出境”),這也得到了世界著名學術期刊《Cell》(注:即《細胞》雜志)的認同。

  本次研究中的國外作者并未參與到任何接觸到原始數據的分析工作,主要在科研思路、算法設計方面給予智力貢獻,所有原始數據均存放于深圳國家基因庫,全部分析均在境內由中國科研團隊完成。”

  在一審期間,為自證清白,兩原告提交了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采集過程中簽署的一份《深圳華大臨床檢驗中心胎兒染色體非整倍體(T21、T18、T13)檢測知情同意書》樣本(以下簡稱《知情同意書》作為證據,以證明其基因獲取過程的合法性及受檢孕婦知情權已獲保障。然而,恰恰是依據這份由原告提供的證據,我們不僅有理由質疑孕婦知情權未獲保障,更有理由懷疑相關機構與人員在獲取與使用基因檢測數據方面,根本沒有得到14萬名中國受檢孕婦的授權。

  《知情同意書》(原告證據第155頁、156頁)的內容顯示:該《知情同意書》簽署雙方分別為案外人“深圳華大基因檢測中心”與受檢孕婦。

  有意思的是,通過網絡工商信息查詢,我們始終未能查到“深圳華大基因檢測中心”這個機構。不過我們確實查到了一家名為“深圳華大臨床檢驗中心”的類似機構,其股東包括深圳華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

  上述簽約主體及其范圍證明,14萬名中國受檢孕婦所同意的基因數據采集機構,系“深圳華大基因檢測中心”這一并未有工商登記的單位。我們據此可以確定,除該目前我們仍未查到的單位外,包括本案兩原告在內的任何其他單位均非被授權單位。

  至于這家查詢不到的單位與“深圳華大臨床檢驗中心”之間是否為同一單位,我們認為具有這種可能性,但需要有足夠資格的單位主動承認并加以證明。

  在一審庭審中,當我們依據該《知情同意書》,詢問原告律師,相關研究機構與人員獲取并使用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的合法依據時,原告律師給出的答復是:基于華大基因系企業的關聯關系,華大基因系各企業因此 “依據關聯公司獲得的相應的自然授權”(一審庭審筆錄第6頁)。按其理由,由于上述未查明的檢測中心屬華大基因系企業,因此但凡華大基因系的任何企業(包括原告一深圳華大基因科技服務有限公司)都有權獲取并使用檢測數據。

  從專業的角度看待原告律師的上述答復,我們認為:

  1.這是毫無專業水準的答復

  這答復無厘頭的如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俗語一般無聊,在專業上不值得評價。

  2.這是顧頭不顧尾且辜負自己當事人委托的答復

  原告律師似乎忘記了他同時代理的原告二——深圳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并非華大基因系關聯企業。因為按他那天真爛漫的,凡是華大基因關聯企業都獲得自然授權的奇妙解釋,深圳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恰恰無法“自然”獲得那種授權。

  這位律師的答復等于將自己的當事人——深圳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從后排一把扔到了角斗場的中央,然后打開聚光燈讓觀眾看到它身上什么都沒有。深圳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怎么辦呢?說好的豈曰無衣與子同袍,上了場才發現只有自己在裸奔。

  至此,我們有理由認定,案涉《細胞》雜志論文研究項目的那些機構與人員,涉嫌在根本未獲得受檢孕婦的任何授權的情況下,獲取并濫用了孕婦基因數據。其中,華大生命科學研究院則被其律師直接證實未獲授權。

  事實探究到這里,我們甚至懷疑,金微在案涉文章中的質疑有可能揭開了一個罩在巨大丑聞之上的蓋子——那些所有參與《細胞》雜志所刊登論文研究項目的人員與機構——無論是中國的或是外國的,他們均涉嫌共同實施了對14萬名中國受檢孕婦——這一群體的大規模侵權。若屬實,他們的行為無疑是對這一龐大的社會公眾群體的肆無忌憚的作惡。

  由于這個焦點問題及其背后可能隱藏的事實太過于觸目驚心,因此,無論在爭議雙方提交的證據里,在一審庭審調查與辯論過程中,或是在雙方提交的大量文件論證中,這一問題始終是爭議雙方討論的核心。

  然而,一審判決就這個核心問題及其爭議幾乎沒有多少記載。如果僅僅看一審判決書,你根本不知道圍繞著這個問題形成了這么大的爭議;不知道圍繞這個爭議,雙方有多少的爭論、分析和論證;更不知道雙方就此提交過內容如何豐富的訴訟文件。

  笛卡爾告訴我們:我思故我在;這份一審判決書則告訴我們:我不思,什么都不在。

  二.關于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涉嫌被流出境外的問題

  現在我們進入一審法官們不愿意面對的第二個問題——案涉基因數據是否流出中國。

  同樣依據原告提交的證據證實,案涉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檢測項目涉嫌存在國際合作、基因數據因此有可能外流至境外。

  1.案涉《細胞》雜志科研論文的主要內容

  原告提交的證據之《細胞》雜志發表的相關科研論文(原告證據184頁至212頁)記載有如下主要內容:

  1.1.該論文作者一共24名,其中,來自美國、加拿大、英國、丹麥等國家和地區的國外研究機構及作者一共13名。

  有趣的是,就上述論文記載的外國研究機構及人員的內容,為避免引起我們甚至法庭的注意,原告在向法庭提交的中文翻譯件中故意忽略未予翻譯。

  1.2.該論文記載,作為該論文“共同作者”,外國研究機構及人員一同為研究項目及論文作出了“同等貢獻”。

  1.3.該論文記載,在一共5名論文及科研項目的通訊聯系人中,有兩名(分別是丹麥人、美國人)系外國聯系人。

  1.4.該論文對來自丹麥的基金資助表示了感謝,證明該論文研究項目有外國資金參與。

  1.5.原告證據第212頁案涉論文則記載有如下內容:

  “我們已盡最大努力確保我們能夠對其他研究人員可獲得的數據做出盡可能詳細的摘要,包括等位基因頻率和全基因組關聯分析摘要統計。摘要統計信息可在網站//db.cngb.org/cmdb/中獲得。希望可查閱數據的研究人員需要填寫一份簡單的申請表并發送一份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在申請人的身份被驗證后,申請人將獲得可訪問等位基因頻率信息和其他摘要統計數據的賬戶和密碼。該過程不超過五(5)個工作日。為遵守中國法規,這一驗證過程是必須的。”

  我們注意到,該論文公布的上述訪問路徑向全世界公開,且在表面上對訪問者并未設定任何地域和身份限制條件。這樣,除非原告提交有相反且有效的證據,否則我們完全可以初步且合理地推定,這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機構或個人,無論在中國境內或是中國境外,都可以通過這個路徑獲取那個網站保存的信息資料——“等位基因頻率信息和其他摘要統計數據”。

  2.依據上述證據可被合理證明有如下事實

  我們認為:

  2.1.依據兩原告提交的上述證據,由于有大量的外國共同作者參與了共同研究,由于該研究項目有外國機構資金資助,因此,金微質疑上述外國作者與資金提供機構接觸且知悉研究數據,案涉基因數據已流出境外,不但具有合理性,且有基本事實與證據支持。

  2.2.如該論文上述記載,“希望可查閱數據的研究人員”,只需填寫簡單的申請表“將獲得可訪問等位基因頻率信息和其他摘要統計數據的賬戶和密碼”。該內容表面證實,對希望獲取保存在該網站的“基因頻率信息”和“統計數據”研究機構和個人而言,這里并未設定地域和身份甄別屏障。

  2.3.基于以上事實及分析,我們認為,金微關于案涉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檢測數據可能已流出境外的質疑,顯然具有合理性。

  盡管我們依據原告證據作出了上述分析與論證,如同前一個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違法采集使用及知情權問題一樣,一審判決并沒有援引和評價我們的任何分析、論證和辯論意見,而直接作出了如下這樣的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提出的論文中有外國作者、文末稱“摘要統計信息”可通過一定驗證程序在特定網站中獲得等情況,均不能證明前述14萬名基因檢測數據已被非法泄露到國外。”

  由于前述面向全世界公開發行的《細胞》雜志已明確記載,“任何希望查閱數據的研究人員”均可通過填寫簡單的申請表,即可獲得保存“基因頻率信息”與“統計數據”的賬戶與密碼。在這種情況下,一審判決上述認定顯然是極端無理和粗暴的。

  因為:

  其一,金微在案涉文章中所質疑的是基于數據是否“流出”境外,對于是否“非法”則從未有任何判定。一審判決所稱不能證明“非法泄露到國外”,純屬給金微添加莫須有的證明義務。

  其二,既然《細胞》雜志已經向全世界公開數據訪問路徑和方式,那么一審判決仍要求金微證明數據“已經”流出境外的邏輯簡直莫名其妙。按這樣的證明邏輯,我認為他們還應該做的更完美一些,比如勒令金微說出每一個在境外訪問并得到這些數據的那些該死的家伙的名字。

  誠然,這個案子所討論的,14萬名中國孕婦知情權及其基因數據涉嫌被非法采集使用的問題,14萬名中國孕婦基因數據流出境外的問題太過于沉重;如果其中藏有罪惡,那面目必然異??稍?。為什么要回避而不敢面對它們?是因為那些始作俑者的道德面紗,在這兩個問題面前輕薄的不可觸碰嗎?還是因為那無可預料的后果可能太過于惡劣,所以他們缺乏面對它、了解它、揭露它的足夠勇氣?

  一個判決,絲毫不涉及、不分析、不評價案件關鍵且基礎的證據、事實和爭論;當事人基于證據、事實和法律作出的反駁、辯解和論證皆存在于庭堂之上卻完全消失在判決之中。在這種狀態下,你還能期盼法官們能作出什么符合邏輯、尊重事實、體現公正且無愧于傳說中的法治精神的裁決?

  從另一方面看,一審判決以遮蔽關鍵爭議事實的方式處理本案,實質上不但無益于化解糾紛,更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紛爭。由于未觸及雙方爭議核心問題因而未能做出定論,兩原告失去了通過法庭審判證明其清白的機會;同樣因為無定論,金微則有權利繼續質疑。并且由于當前的證據,及一審判決對爭議事實的這種遮蔽,金微的質顯得疑越來越有力量,甚至越來越接近真相。

  這個世界,那無處不在的熾熱崇高的口號,與我們時刻經驗著的陰冷卑劣的現實之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這是現實的荒誕,也是荒誕的現實。

  羅爾斯在《正義論》的開篇有一句話:

  “在一個正義的社會里,平等的公民自由是確定不移的,由正義所保障的權利決不受制于政治的交易或社會利益的權衡”。

  毫無疑問,公正司法是維護和實現正義最有效也是最后的保障。然而,在這個案件的一審判決里,我完全看不到那種遏制資本的狂妄,勇敢維護公民基本言論自由的堅定意志的存在。具有這種堅定的意志,對每一名掌握著審判權的法官而言,并不是什么高尚的要求,因為這個崇高職業的基本倫理就是堅定的公正。

  這確實是一個錯誤的判決。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cjiozx.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手机自动刷点击量赚钱是真的吗 不会赚钱的男人是废物 淘宝店终于开始赚钱了 手机捕鱼之海底捞修改器 哪些公司用免费模式赚钱了 网络捕鱼游戏外挂 怎样操作淘宝返利赚钱 捕鱼大师官网网址多少 gta5线上没钱买办公室怎么赚钱 打麻将怎么打 趣输入输入法打字赚钱安全吗 梦幻炼药烹饪那个赚钱 现在北方开什么店最赚钱 捕鱼大富翁技巧 康师傅代理赚钱 不多会赚钱的男人还在玩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