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热刺vs切尔西:蛇鼠一窩,誰來拯救昆明牙膏公司兩百多名員工

2019-10-09 15:59:22  來源: 春城焦點觀察  作者:王庭斌 談昆生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實名控訴發帖代表:王庭斌 身份證 532331197312300335 談昆生 身份證 530102195502230717

  實名發帖人聲明為本文真實性和發帖轉帖行為承擔全部法律責任

  我們是昆明牙膏有限責任公司的全體職工,因昆明牙膏有限責任公司公司前法定代表人沈洋、劉潔濫用職權損害公司利益,非法侵占公司財物,事發后又腐蝕拉攏有關部門干部作為自己的?;ど?,并利用各種手段干擾破壞公司正常經營活動,導致公司面臨被解體的境地,致使我們昆明牙膏公司200多號在職或退休人員的生活和生存權利失去保障,請求法院、公安局,市場監督部門和藥品食品監管單位及相關部門秉公辦案,拯救牙膏廠,還我們公司200多職工一個公道。

  沈洋非法否定了上級部門批準實施的改制方案

  昆明牙膏公司前身是昆明市牙膏廠, 從1957年開始牙膏產品的生產和研發,1979年研制成功了三七藥物牙膏,并申請注冊了“三七藥物牙膏”注冊商標,之后又注冊了“三七”注冊商標。

  昆明牙膏公司的“三七”系列牙膏產品在全國同類產品中消炎止血效果顯著,榮獲多項國家專利,其“三七藥物牙膏”或“三七”商標,獲獎無數, 是全國第一支中草藥藥物牙膏的開創者,昆明市行業利稅大戶,被美譽為云南的“五朵金花”之一,并多次被昆明市政府評為“重合同,守信用”企業。

  2004年5月,昆明牙膏公司進行第二次改制。

  2004年10月底,沈洋從其他公司空降到昆明牙膏廠擔任董事長,取代了老董事長梁汝樊的位置,這其中的原因我們大家不得而知沈洋究竟干了哪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因上級批準的改制方案沈洋無權參與,沈洋便非法否定了上級部門批準實施的改制方案,由其自導自演, 設置了沈洋、劉潔兩人出資共計21.1萬元就占了公司股份的42.2%。按照沈洋非法的股本結構設置,只要沈洋和劉潔不同意的事項公司就無法實施。

  由此,沈洋以不合法的身份用非法手段輕易地侵吞了我公司改制的改革成果。

  沈洋成為公司“大股東”把持公司內外大權之后,侵占公司財產537,256.40元,濫用職權,擅自賤賣公司上千萬元的財產,致使公司年銷售收入從改制前的近2000多萬一下掉到900多萬;造成公司歷史上第一次虧損,引發公司歷史上第一次職工上訪。

  沈洋和劉潔狼狽為奸輪換當董事長

  2009年3月,沈洋任期將滿,董事劉潔假意站在沈洋的“對立面”,以自己當選決不任命沈洋擔任任何高管職務的虛假承諾,動員其他董事會成員選舉其為公司董事長。

  將沈洋早點趕下臺是大家的心愿,其他董事會成員沒有任何猶豫就推選了劉潔為公司第二屆董事長。

  然而,令全廠職工瞠目結舌的是:劉潔擔任董事長后,立即暴露出其欺騙的真實面目將沈洋聘為公司副總經理,并與沈洋狼狽為奸,私下將公司倉庫里的東西該賣的賣完,私下與廣州多家公司簽訂了變相出賣公司商標的協議,同時,又把公司的采購及銷售,交由廣東一家皮包公司負責。

  劉潔與沈洋狼狽為奸,通過虛假列支出,從公司套取現金14萬多占為己有;利用職權將公司位于青年路節孝巷9號204室價值幾十萬的房產占為己有。

  蛇鼠一窩理所當然造成公司嚴重虧損,拖欠銀行300多萬元,強行向員工借款200多萬后,沒有多久就全面停產了。

  職工討要借款被毒打,致使職工和債權人大規模到政府部門上訪。

  2013年11月初,昆明市工信委的工作組要求沈洋、劉潔召開會議到會說明情況,公司召開了股東和職工代表列席的會議,大家一致要求罷免劉潔,挽救企業恢復生產,推選了羅宏芳為董事長。

  不參加增資擴股劉潔和沈洋食言又殺回馬槍

  公司新一屆領導班子組建后,維穩工作組要求盡快恢復生產。

  公司恢復生產必須有啟動資金,當時公司負債累累既有外債又有內債,到哪里去找啟動資金呢?唯一的出路就是增資擴股解決資金問題。

  在召開了增資擴股會議前,劉潔、沈洋讓大家盡快籌資,還他們欠下的爛賬,并明說他們沒有錢,就不參加增資擴股了。之后,沈洋和劉潔卻私自離開公司長期不上班,公司與之依法解除勞動關系。

  經過多次苦口婆心的動員,很多職工認為沈洋和劉潔留下的爛攤子很難收拾,都不愿意出錢參加增資擴股。

  在走投無路的之間,羅宏芳董事長和李崇云總經理帶頭將家里的房子賣了,又向親戚朋友借款各籌集了100萬元參加增資擴股。

  在他們的帶領下,股東或職工又籌集了80多萬元參加增資擴股,最后總共籌集了近280多萬元資金,還了急需償還的借款,購買了生產原料恢復了生產。

  在羅宏芳董事長的勵精圖治下, 2014年公司就扭虧為贏,上繳稅收70多萬,與上年度相比增加100%;2015年上繳稅收突破I00萬;2016年上繳稅收突破200萬,2017年上繳稅收突破250萬,2017年度被昆明市稅務局評為A級信用企業。

  然而,公司經營狀況漸入佳境后,沈洋和劉潔眼看有利可圖,又推翻自己先前的承諾,利用非法手段破壞公司的正常經營活動。

  2014年8月沈洋和劉潔私下拉攏昆明市工商管理局干部,以增資擴股決議未經三分之二股東會議決議通過為由,申請撤銷了公司增資擴股變更后的營業執照,由此造成公司經營期限到來后,只要沈洋和劉潔二人不同意公司繼續經營存續,就無法形成三分之二同意公司繼續經營的股東會議決議,致使公司營業執照營業期限于2015年11月28日到期無法得到正常更換。

  2016年8月15日沈洋、劉潔又向五華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確認公司改選無效,竟然得到法院的支持。

  在我公司法人變更登記中,通過沈洋工商登記機關遞交的解鎖申請和情況說明,可以證實沈洋、劉潔是完全知情,并自愿配合進行法人變更登記的,可五華區法院獨任審判員賈軍卻對這些客觀存在的事實不予認定。

  沈洋、劉潔到法院訴訟的立案時間是2016年8月15日也就是在《股東會決議》、《章程修正案》作出后近2年零8個月的時間后申請撤銷,顯然人民法院就不應受理,可是一審法院卻受理并支持了沈洋、劉潔非法請求。

  一審判決下達之后,二審的昆明市中級法院為徹底化解矛盾、解決糾紛,希望雙方以調解的方式解決糾紛為由,一直沒有作出公正裁判。

  然而,就在昆明中院民五庭長達一年多的調解時間中,沈洋、劉潔卻伙同他人加快了侵犯著公司利益的步伐

  沈洋和劉潔違背公司制度對公司做了哪些罪惡勾當

  在這二個案件的審理中,我公司才知道沈洋、劉潔做以上一切,實際上是為掩蓋一個罪惡的目的。

  沈洋授意成立了一個叫云南諾特金參口腔護理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稱“諾特金參”),新出了一套正宗“三七藥物牙膏”并以該產品在全國市場到處招商,到處宣傳只有該產品才是真正的“云南三七牙膏”,其他都是假的。

  沈洋他們生產的所謂真的“三七藥物牙膏”是標注昆明牙膏公司授權諾特金參使用,諾特金參委托廣西奧奇麗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奇麗”)生產的。

  昆明牙膏公司從未授權諾特金參或奧奇麗生產或銷售“三七藥物牙膏”注冊商標產品,因此我們公司立即向多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報案。

  諾特金參與沈洋利益相互勾結,沈洋偽造印章制造虛假授權書,在全國各地大量生產或銷售假冒公司注冊商標牙膏,產品被查封。

  我們向呈貢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報案,該局查封了假冒注冊商標牙膏143件,案件始終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沈洋和劉潔私下到昆明市工商局進行活動,在該局有關領導的授意下,上演一場“賊喊捉賊”鬧劇:諾特金參到昆明中級法院立案起訴沈洋、劉潔等7人,請求法院確認其與沈洋、劉潔私下非法將我公司商標權授權給諾特金參使用的《合作協議》有效,并要求確認其有約定的商標使用權,意圖通過虛假訴訟將我公司注冊商標的使用權占為己有,并且以他們立起的這個案件為借口到呈貢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要求中止調查商標侵權案件。

  昆明牙膏公司立即申請作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參加訴訟,諾特金參眼看與沈洋、劉潔等人進行虛假訴訟的目的不能得逞,已申請撤訴,但昆明牙膏公司依然堅持要求確認諾特金參公司與沈洋、劉潔等人惡意串通進行商標侵權的行為,繼續進行訴訟。

  2017年12月6日,思茅區發現云南諾特金參公司委托廣西奧奇麗公司生產的假冒的“三七藥物牙膏”牙膏,公司報案了,當天查獲的假冒“三七藥物牙膏”商標的假冒牙膏2萬多只,價值近60萬元。

  思茅區監管部門將該案將移交公安機關處理,沈洋和劉潔多次到思茅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思茅區公安局和思茅區檢察院進行活動,他們拿著五華區人民法院的枉法判決,虛假陳述劉潔是公司法人,公司已經停產,他們這樣做是為了挽救公司。調查部門偏聽偏信,依然是憑一個立案受理通知就決定中止對云南諾特金參公司與沈洋、劉潔等人商標侵權案件的調查,更為惡劣的是該局中止案件調查,并不代表案件終結,竟然私下與沈洋、劉潔等人相互勾結,將商標侵權假冒牙膏發還給了銷售商。

  2017年底,在公司到思茅打假期間,沈洋派人在公司及羅宏芳董事長的車上安裝跟蹤器,并雇傭2張車4~5個人跟蹤恐嚇,同時發短信威逼羅宏芳董事長與總經理李崇云等等。

  同時,沈洋還到公安機關誣告羅宏芳及家人是黑惡勢力。

  而最讓人想不通的是:分明是沈洋等人將公司搞的全面停產,瀕臨破產,留下一個爛攤子,反倒四處造謠污蔑傾盡全力挽救公司羅宏芳是搶班奪權;又明明有充分證據證明的沈洋、劉潔私刻印章,職務侵占,商標侵權,以及對羅宏芳董事長進行威脅的非法行為。

  我們公司報案后,有關公安機關一直不按規定的程序進行處理,而對于沈洋無中生有對羅宏芳董事長及家人的誣告,卻有公安人員不斷打電話,要求羅宏芳董事長及家人去配合調查,讓羅宏芳董事長不堪其擾。

  現由于昆明中院民五庭遲遲不對法定代表人股東決議效力糾紛案件作出公正裁判,導致我公司在全國各地追究特金參公司與沈洋惡意串通侵害我公司商標專有權侵權的投訴擱淺。讓諾特金參假冒我公司注冊商標生產的牙膏在市場上大量銷售,而所得幾千萬收入我公司分文未得,使我們公司在其利益受到極大損害面前無能為力,只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利益嚴重受損。劉潔在任職期間通過虛假列支勞務費,加工費,人員補貼,人員工資,原材料購買及領用,從公司套取現金140963人民幣占為己有。將公司位于青年路節孝巷9號204室利用職務占為己有等犯罪事實,當時在公司會議室昆明市工信委工作組,護國司法所胡所長在會上打電話立即向五華區公安分局報案,我們沒想到的是公安局五華分局不予立案。事后,經我們多方了解得到相關證據證實,該案不予立案偵查的原因是案發后劉潔通過沈洋托關系找到辦案人員曹警官等人,使劉潔的犯罪行為得不到法律追究。2017年7月我們就沈洋和劉潔偽造公司印章,假冒公司注冊商標,銷售假冒公司注冊商標的商品,損害公司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等多項新的犯罪事實又向昆明市五華分局經偵大隊報案,快兩年了。公司至今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我們200多名職工作為昆明牙膏有限責任公司的主人,墾請各級政府,媒體及相關部門傾聽職工心聲,保障職工生存,要求公安,司法部門嚴查此案,懲治工作中不作為,燈下黑判案知法犯法的腐敗分子,不能因為這種燈下黑判案而讓正義和法律尊嚴屈服于黑暗之下,從而毀了一個具有歷史見證而又有發展前景的利國利民企業?!疚頤潛Vひ隕鮮率悼凸壅媸?,愿意承擔所反映的法律責任,相關依據及證據材料待有關部門介入調查由公司專管領導提供】

  本稿件全部實名制注冊和發布

  發布代表:王庭斌

  身份證;532331197312300335

  實名發布人王庭斌手機自行掃碼注冊發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