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特纳姆热刺:鹿野:愛國,到底有沒有門檻?

2019-09-12 15:42:44  來源:察網  作者:鹿野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鹿野:愛國,到底有沒有門檻?

  近來,網上又發生了很多關于愛國主義的爭論。有不少網友認為,一些把子女生在外國,希望子女加入外國國籍,甚至自己都加入了外國國籍的人,談“愛國”有很明顯的欺騙之嫌。但是也有一些人認為,愛國不應該把門檻定得太高,讓子女加入外國國籍,甚至本人加入了外國國籍的人,也未必不愛國。筆者也想在這里簡單談談個人的看法,僅供朋友們參考。

  一、國籍是愛國主義天然的門檻

  首先需要說明的是,全世界有近200個國家,我們平常所說的“愛國主義”,并不是說泛指“愛任何一個國家”,而是特指“愛自己的國籍所在國”,尤其是指“作為一個中國人,愛自己國籍所在的中國”。在這種情況之下,國籍就是愛國主義天然的門檻,不具備中國國籍的人本身就談不上什么“愛國”了。

  當然,對于一些外國友好人士幫助中國的行為,我們也是應該持歡迎態度并且高度肯定的,但是這和我們平常所宣揚的“愛國主義”是兩碼事。比如說,白求恩在抗戰期間幫助中國的行為應該被充分歌頌,但正如前兩年回歸了初中語文教材的老課文《紀念白求恩》所說,其精神本質上是一種國際主義精神,恰恰是共產黨人用來反對狹隘愛國主義所需要的:

  【一個外國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什么精神?這是國際主義的精神,這是共產主義的精神,每一個中國共產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列寧主義認為: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要擁護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爭,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無產階級要擁護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的解放斗爭,世界革命才能勝利。白求恩同志是實踐了這一條列寧主義路線的。我們中國共產黨員也要實踐這一條路線。我們要和一切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要和日本的、英國的、美國的、德國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資本主義國家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才能打倒帝國主義,解放我們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這就是我們的國際主義,這就是我們用以反對狹隘民族主義和狹隘愛國主義的國際主義?!?/p>

  這并不是說以白求恩為代表的國際主義精神就和愛國主義相矛盾,而是說真正意義上的愛國主義并非狹隘的搞帝國主義和霸權主義,而是與國際主義相統一的。白求恩支持中國革命,本身也是為了實現包括其祖國加拿大在內的全人類的解放與實現共產主義。

  當時,一些加入了共產黨,堅決反對日本侵華的日本人則在這個問題上表現的更加突出。像著名的中西功和西里龍夫就在受審時明確表示,日本侵華對日本本身也只會帶來災難,只有反對日本侵華的日本人才是真正的愛國:

  【我們信仰共產主義是為著實現日本人民和全人類的自由、平等和幸福。

  我們直接參加中國革命斗爭的行列,是因為現代的日本遭受著法西斯軍國主義的殘酷統治,日本的革命活動受到嚴厲鎮壓而無法進行。在這種情形下,直接援助中國共產黨并促使日本侵華失敗,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我們認為日本發動侵華戰爭,使中日人民均深受其害。制止日本侵華戰爭,能使中日人民從毀滅性的災難中解脫出來。實現中日和平和中日人民世代友好,這是兩國人民的莫大幸福和根本利益之所在。

  方知達等,太平洋戰爭的警號——記幾位反法西斯戰士在日軍偷襲珍珠港前后的情報活動,東方出版社,1995年11月第1版,第277頁】

  但是,不管是白求恩也好,中西功和西里龍夫也好,他們并不是中國人,所以我們只能稱他們為國際主義者,而不能把他們包括在中國的“愛國主義者”當中。如果說他們是“愛國主義者”,只能由他們本國人來說。

  今天的情況也是一樣的,一些外國人反對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霸權政策,支持中國在香港等問題上的正義立場,我們毫無疑問應該表示歡迎并且高度肯定,也應該指出他們的這種行為是符合他們國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但是不管他們祖上是否具備華裔血統,我們都絕不能說他們“代表了中國的愛國主義”。答案很簡單,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中國人,而是外國人。

  二、希望子女不再當中國人絕非愛國

  有的朋友可能會拿某些人具備華裔血統來說事兒。然而事實上,一個人國家身份的認定取決于其國籍而非血統。新中國成立以后,有很多歐美裔人士,如馬海德,愛潑斯坦(不是前一段兒被自殺的那個為克林頓和特朗普拉皮條的愛潑斯坦)都加入了中國國籍放棄了本國國籍,我們毫無疑問應該視其為“中國人”而不應該再視其為“外國人”。對于加入了外國國籍的華裔人士,我們也應該和其他外國人一視同仁。不然就成了血統至上的種族主義了。

  那么應該怎樣看待本人還沒有加入外國國籍,但是卻特地去西方國家生孩子,希望子女能夠加入外國國籍,不再當中國人的情況呢?

  筆者個人認為,至少這種行為本身絕不能視為“愛國主義”的表現。比如說,在加入美國國籍時就有這樣一段誓詞:

  【我在這里鄭重的宣誓完全放棄我對以前所屬任何外國親王、君主、國家或主權之公民資格及忠誠,我將支持及護衛美利堅合眾國憲法和法律,對抗國內和國外所有的敵人。我將真誠的效忠美國。當法律要求時,我愿為保衛美國拿起武器,當法律要求時,我會為美國做非戰斗性之軍事服務,當法律要求時,我會在政府官員指揮下為國家做重要工作,我在此自由宣誓,絕無任何心智障礙、借口或保留,請上帝幫我?!?/p>

  試問,如果要是一個人希望自己的子女完全放棄對中國的忠誠,那他本人又能對中國有多高的忠誠度?還談什么愛國主義呢?

  當然,去西方國家生孩子,希望子女不再當中國人這種行為不是愛國的,也并不代表做出這種行為的人就終生失去了愛國的資格。因為一個人的思想是可以變化的。像魯迅先生便在《中國文壇上的鬼魅》一文中指出,以蔣介石為代表的一大批國民黨高級干部開始的時候是擁護共產主義的,所以才把子女送到蘇聯去,但是后來又覺得共產主義會損害自身的個人利益,便又出于個人的利益反共,連孩子都不要了:

  【國民黨中很有些有權力者,是愿意共產的,他們那時爭先恐后的將自己的子女送到蘇聯去學習,便是一個證據,因為中國的父母,孩子是他們第一等寶貴的人,他們決不至于使他們去練習做剿滅的材料。不過權力者們好像有一種錯誤的思想,他們以為中國只管共產,但他們自己的權力卻可以更大,財產和姨太太也更多;至少,也總不會比不共產還要壞。……假使共產主義國里可以毫不改動那些權力者的老樣,或者還要闊,他們是一定贊成的。然而后來的情形證明了共產主義沒有上帝那樣的可以通融辦理,于是才下了剿滅的決心。孩子自然是第一等寶貴的人,但自己究竟更寶貴?!?/p>

  不過,想表明自己思想的變化,總要拿出一些實際行動來。就連蔣介石為了表明自己同共產主義決裂,不也是不顧自己唯一的孩子蔣經國可能有生命危險而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才得到了帝國主義和封建買辦勢力的支持嗎?

  今天一些去西方國家生孩子,希望子女不再當中國人的人繼續講愛國是完全可以的,但是同樣也應該和之前的這種行徑劃清界限,明確表示自己過去的想法和做法是錯誤的,以后絕不會讓自己的子女加入外國國籍。否則,如果一方面大講“愛國主義”,另一方面又繼續堅持希望自己的子女不再當中國人,就是騙人也騙不了啊!

  三、國家利益高于個人利益才是愛國主義

  還有一些人表示,有的人向往西方國家,甚至有些嫌棄自己的國家,但是去了西方,被各種隔閡所困,不想做中國人也被人家歸入中國人,這種與祖國的不解之緣會讓他們在很多時候的立場站在中國這邊。人一出國就變得愛國,就是這個道理。愛國是情感,然而每一個人都有具體的個人利益,我們盡量不要把兩者對立起來。

  對于這種觀點,筆者同樣是不敢茍同的。我們的確不應該把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簡單地對立起來,而應該盡量爭取兩者的一致。但是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的沖突是客觀存在的。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一個人是選擇國家利益還是個人利益,才是判斷這個人是愛國主義者還是個人主義者的根本標志。

  比如說,在抗日戰爭時期,以汪精衛為代表的一大批人當了漢奸。這是什么緣故呢?是因為他們熱愛日本,愿意為日本犧牲自己的一切嗎?顯然不是。其實那些人之所以投靠日本,無非就是因為當時的日本比中國發達,投靠日本比堅持抗戰對其個人有利而已。但是,我們也絕不能因此就洗掉汪精衛等人的賣國罪名,指責“當時的中國憑什么不給他們更大的利益呢”吧?

  今天的情況也是一樣的。像一些人常說的“人一出國就變得愛國”,其實大多數情況下是某些人原本受了公知和某些公知化媒體的蠱惑,認為美國等西方國家“遍地是黃金”,生活好的不得了,于是千方百計地削尖腦袋想出國,結果他們出了國以后才發現還不如在原來國內的日子過得好,便又開始懷念起故土來。這種行為說到底還是一種個人主義和利己主義的表現,也就是民間俗稱的“有奶便是娘,有錢便是爹”,與愛國主義沒有半點兒關系。要是西方國家真的給了他們更大的利益,他們可能絕不會介意做出損害國家利益的事來。

  有的朋友可能會說,你的要求太高了??苫壩炙禱乩?,愛國主義本身就是一種崇高的精神,本來就不是那么容易具備的。就好像一個姑娘因為一個小伙子有錢才對他好絕不是愛情,只有他有錢沒錢都對他好才是愛情一樣,把“有奶便是娘”說成是愛國本身就是對愛國的貶斥。

  當然,明確這些人不屬于愛國主義并不是說我們就應該簡單的排斥他們,不應該支持其那些懷念故土,親近中國的做法。相反,正如毛澤東主席所指出的,政治就是把我們的人搞的多多的,把敵人搞得少少的,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奮斗。所以,我們對于某些認為個人利益高于國家利益的人那些僅僅是出于個人利益而親近中國的做法也同樣應該進行爭取和團結。

  但是另一方面,應該進行爭取和團結并不等于胡亂拔高。對于那些個人主義和利己主義者,我們在爭取和團結的同時,也應該保持警惕,因為一旦反共反華勢力給了他們更大的利益,他們就很可能不會再支持中國的立場了。特別是對于共產黨員、領導干部和有較大影響力的公眾人物,更應該有更高的要求,不能停留在“有好處才支持祖國”的層面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