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属于强队吗:民粹主義的標簽究竟意味著什么?

2019-10-10 10:34:41  來源: 激流1917  作者:鄭棪方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經濟?;笫瀾緹玫母此輾αΥ吹氖歉鞴尉質頻腦乒畈ㄚ?,各國的公投和大選成了政治派別爭取民眾的斗獸場。隨著英國公投脫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內,一些以反精英、反建制、反官僚的政黨在大選中分外矚目,例如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意大利的“五星運動”、法國的“國民陣線”等。這些政治主張大異其趣的政黨被一些學者稱為為“民粹主義”的崛起,如虎狼之輩,唯恐避之而不及。除了前述被冠以民粹主義的歐美政治勢力,民粹主義也被用來指代拉丁美洲的一些改革道路,例如阿根廷的庇隆主義、查韋斯的玻利瓦爾主義,甚至一些西方學者如寫了《毛澤東傳》的莫里斯·邁斯納提出毛澤東思想中也有極大的民粹主義的成分。是故,民粹主義總有左翼和右翼之分。形形色色的所謂“民粹主義”的提法難免讓人發出“民粹主義是個筐”的感慨,也讓民粹主義的概念在普通讀者那里愈發模糊復雜起來。

  故作高深的概念游戲只有故弄玄虛的學者才有精力玩弄,對于普通群眾,在利益攸關的重大決策面前,一個簡單的標簽遠不能滿足其需求和愿望。一個民粹主義的標簽背后到底反映了什么樣的立場,還是要根據其具體的政治主張。

  以下的文章節選自武漢大學一位同學的一篇碩士論文《毛澤東民主思想對民粹主義的超越》,對當下的民粹主義的概念進行了梳理和歸納,幫助大家更好地識別不同語境下的民粹主義。

  今天,民粹主義一詞被濫用的現象十分普遍,它被用來指涉眾多社會現象。有人用它指稱國際民選強人的政治主張,有人用它指代當今中國社會的仇官仇富現象,還有人用它指代激進的社會運動等。關于民粹主義的定義,迄今學界并沒有統一的解釋,根據民粹主義在不同文化語境的應用,大抵可分為三類。

  一、西方文化語境下的民粹主義

  在西方語境中,民粹主義是一個較為含糊的非階級性概念,主要是指與精英主義對立的平民主義,它強調對平民利益的捍衛。民粹主義具有豐富的內容,下面主要考察作為社會意識形態的民粹主義和作為政治運動的民粹主義。

  作為社會意識形態的民粹主義

  民粹主義萌芽于19世紀40、50年代的俄國,在19世紀下半葉,民粹主義在北美興起,19世紀末在美國及東歐出現第一代民粹主義;20世紀60、70年代出現第二代民粹主義,尤以拉丁美洲的民粹主義復興為甚;20世紀90年代以來,以歐洲和北美為代表的民粹主義成為第三代民粹主義。西方語境中的民粹主義一般以政治運動的形式表現出來,但同時它所宣揚的思想主張、提倡的價值規范在社會上形成一種意識形態,影響著社會的發展。

  作為社會意識形態的民粹主義,主要強調“人民至上”,極端推崇人民群眾的價值和理想,把平民化和大眾化作為所有政治運動和政治制度合法性的判別標準。它敵視精英主義,否定政治精英在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的作用。民粹主義作為一種社會意識形態時,可以理解成一種極端的民主思想,人民的意志成為最高的存在。

  作為社會意識形態的民粹主義將社會從根本上分裂為兩個對立的群體,“人民”與“精英”,在民粹主義看來,“精英”是腐敗的,而“人民”是純潔的,那些打著“自由民主”幌子的精英們實則已將民主異化為精英政治,政治應該是人民意愿的表達,強調人民群眾參與政治與經濟的平等權利。

  作為社會意識形態的民粹主義反映的是對大多數政治機構缺乏民主合法性的不滿。但隨著社會形勢的變化,西歐民粹主義逐漸分化為“左翼民粹主義”與“右翼民粹主義”,左右翼在具體訴求上又體現出了差異。左翼訴求的人民主權更為廣泛,要求更多的民眾直接參與;右翼更多的帶有一種狹隘民族意識的本土主義,對于非本土的人群采取對立的態度。

  作為政治運動的民粹主義

  作為政治活動的民粹主義,實際上是資本用以實現自身統治意志的意識形態。民粹主義成為統治集團組織權力、進行統治的方式。民粹主義產生的土壤在于各個社會普遍存在的階級矛盾,當平民普遍感受到自身的利益受到威脅時,“人民大眾”與“統治精英”之間就會產生沖突,民粹主義由此產生。民粹主義表達的是人民對現有國家政治制度與社會現狀的不滿,民粹主義認為掌握國家權力的政治精英沒有考慮普通平民的利益需求,壟斷政治發展,控制著整個社會的運行,而廣大人民完全沒有主動參與國家政治制度制定、社會利益分配的機會,國家這個“共同契約”的產物需要擺脫這些自私的精英的控制而為全民的福祉和全社會的進步服務。也正因為如此,許多民粹主義政治家提出打倒“腐敗的”精英階層,實現“人民優先”。而這背后,民粹主義事實上成為一些虛偽的政治家無限操縱平民、攫取權力的政治工具。“民粹主義只是某些追逐權力的領袖的機會主義與不擇手段地操縱群眾的策略相結合……民粹主義意味著對群眾的操縱,但是這種操縱從來不是絕對的。”在民粹主義政治家的蠱惑下,如果階級矛盾的情況得不到緩和,那么廣大平民的非理性民粹主義情緒會得到進一步激化,極有可能被政治家煽動形成民粹主義政治運動。

  在資本主義國家,許多政治家被外界當作民粹主義者代表,非理性、暴動極端化、盲目排外逐漸成為民粹主義的代言詞,民粹主義甚至被妖魔化為暴民運動,意味著社會動蕩不安。由于平民、精英、理性等概念本身不很清晰,民粹主義這一概念在西方使用十分寬泛,含義也十分模糊,人們將它同極權主義、納粹主義、共產主義等概念相提并論。

  二、馬克思主義語境下的民粹主義

  在馬克思主義的語境中,民粹主義的含義是相對清晰的,它是一種非馬克思主義的社會革命理論。從馬克思恩格斯到列寧斯大林,再到毛澤東都明確批判過民粹主義,尤以列寧對俄國民粹主義的批判最為系統和尖銳。

  追溯民粹主義這一語詞的起源,它首先產生于19世紀中期的俄國,當時的俄國資本主義并不發達,農奴制又出現了嚴重?;?。在這樣的國情下,一批以赫爾岑、車爾尼雪夫斯基等為代表的知識分子,主張依靠俄國農民,通過村社跨越資本主義社會發展階段而直接建設完全的社會主義社會。他們宣揚農民是“本能的共產主義者”和“天生的革命者”,是俄國革命的主要力量。在馬克思主義語境下,民粹主義主要是指俄國民粹主義,即在無產階級革命運動中出現的,主張不依靠無產階級而直接依靠農民領導社會主義革命,不經過資本主義的發展階段,在小農經濟基礎上走向社會主義社會的一種思潮。

  馬克思對民粹主義的反思

  馬克思晚年在研究俄國民粹問題時曾經對俄國村社進行深入探宄,他甚至為了了解俄國的具體情況而自學了俄文,并與多名俄國民粹主義革命者保持密切書信往來,在與俄國民粹主義革命者的書信往來中,馬克思提出了自己對村社和俄國發展的見解。最開始,馬克思以西方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規律來看待村社的發展,認為俄國村社的土地公有制性質要么被私有制,要么繼續受俄國沙皇的統治。

  后來,馬克思受車爾尼雪夫斯基的影響,探索俄國革命的可能性,在他看來,“俄國繼續走農奴制改革道路,盡管有良好的村社基礎,也一定會被資本主義帶來的災難給毀掉,如果不想被毀掉,進行革命就勢在必行,但如果在西歐資本主義經濟尚未發展完全的時候,就在村社的基礎上建立公有制并不現實”'馬克思辯證地對待俄國民粹主義問題,一方面他認為村社可以成為俄國新社會的支點,肯定了村社在生產所有制關系上的公有制的優越性,但同時他也注意到了俄國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產生帶來的破壞作用;另一方面馬克思還運用了世界歷史的眼光看待俄國民粹主義的問題,他將俄國革命與西歐無產階級革命聯系起來,認為俄國革命需要與西歐革命相互配合,強調俄國需吸收西歐帶來的資本主義文明成果,方能完成社會更迭時物質經濟基礎的積累,在此基礎上利用村社進入社會主義。在回復民粹派查蘇利奇關于俄國村社未來的前途的問題時,馬克思幾易其稿最后給出了這樣的回答,“這種農村公社是俄國社會新生的支點:可是要使它能發揮這種作用,首先必須排除從各方面向它襲來的破壞性影響,然后保證它具備自然發展的正常條件。”馬克思強調革命的重要性,認為俄國公社需要爆發革命免受資本主義制度等各方面帶來的影響,同時依舊是需要吸納資本主義文明成果來保證村社的發展。然而按照俄國民粹主義的觀點,俄國可以擺脫西歐國家發展規律,不需要發展資本主義,在俄國發展“資本主義”是衰退。俄國民粹主義無法完成馬克思指出的俄國社會變革的兩個前提條件,試圖憑借村社過渡到社會主義只能是空想。

  事實上,俄國民粹主義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馬克思思想的影響。俄國民粹主義在中后期意識到了俄國無法避免資本主義的發展,資本主義的發展和資產階級的文明己經開始影響滲透人民的生活,村社面臨毀滅的危險,很多人民的世界觀也因為資本主義的入侵受到改變。在此背景下,俄國民粹派在綱領中提出了通過暴力革命并且是盡可能迅速的變革來抵制資本主義的危害。

  恩格斯對民粹主義的批判

  恩格斯同樣深入研究了俄國民粹問題,他詳細了解俄國的國情,與大量俄國民粹家進行書信溝通,他肯定了俄國民粹主義對馬克思主義在俄國傳播的積極作用,同時贊揚了俄國民粹家的革命熱情,但他在俄國民粹主義關于社會發展問題上的認識也給予了尖銳批判。

  恩格斯認為19世紀末,俄國村社因為資本主義的發展己經受到破壞,俄國大工業發展迅速,俄國農業生產方式必然會發生變革,同時俄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已經極大破壞了村社的原始形態,俄國的發展不不可能不跨過資本主義階段。恩格斯認為“把這種原始的公社提高到世界上空前優越的一種社會制度的水平”是不可能的,俄國村社中的社會主義因素己經受到了資本主義的瓦解,試圖憑借村社跨過資本主義階段直接進入社會主義階段只能是俄國民粹主義的空想。

  另外,在恩格斯看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是實現社會主義變革的前提條件,只有經濟的變革才能推動俄國經濟的發展,俄國經濟的發展方向是大工業,只有在大工業的基礎上才能徹底消滅資本主義的剝削與私有制度,才能真正實現社會主義。而村社與大工業的發展是背離的,村社的社會形式是落后的,是很難發展到共產主義的。

  列寧對民粹主義的否定

  列寧作為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他批判民粹派的錯誤理論,揭示民粹派的實質,指導無產階級革命者堅持馬克思主義,分辨民粹主義的真實目的,與民粹主義展開積極斗爭。列寧在革命活動的初期就同民粹主義進行了斗爭,并撰寫了重要的歷史性專著,全面批判俄國民粹主義的哲學觀點、經濟思想和政治綱領。列寧通過自己的理論和實踐活動,給予了民粹主義以沉重的打擊,為馬克思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在俄國的傳播以及新型無產階級政黨在俄國的建立鋪平了道路。

  列寧在批判俄國民粹派時尖銳地指出,他們以“人民之友”自居,“其實他們是社會民主黨最兇惡的敵人”氣“知識分子民粹派是最糟糕的社會主義者和最差勁的民主主義者”。列寧認為民粹派實際上就是反對資本主義比農奴制進步這已被歷史證明的是正確的結論,民粹派會“扼止經濟發展,阻撓雇傭工人階級的形成、成長、覺醒、團結,惡化工人和農民的處境,加強農奴主的影響”?。列寧認為俄國民粹派無視人類歷史發展規律,忽視無產階級的力量,無產階級革命者要自覺堅定地做馬克思主義者,堅決反對和摧毀民粹派糟粕思想。

  列寧當時所處于的俄國,資本主義經濟已經初步發展,工人與資本主義階級間的矛盾日益尖銳,民粹主義已由革命民粹主義發展成為自由民粹主義,80年代到90年代自由民粹主義向俄國政府妥協,放棄推翻封建專制的主張,轉而攻擊馬克思主義。列寧批判俄國民粹主義就是從批判自由民粹主義開始的。列寧首先指出自由民粹主義忽視資本主義經濟帶來農民階級的變化,村社農民已經分化為資本主義階級與無產階級。其次,列寧針對民粹主義提出的市場會因為沒有購買力的人民大眾而消失的觀點展開了批判,在列寧看來,市場是商品經濟發展的產物,商品經濟是自然經濟瓦解的必然結果,市場不會消失,“它和社會分工一樣能夠永無止境地發展”在資本主義能否在俄國發展的問題,列寧指出俄國民粹主義實質為小生產者的立場反對資本主義階級和資本主義制度,試圖重返小商品經濟,俄國民粹主義看不見社會各團體利益斗爭的變化帶來的階級的變化,更看不見階級關系的變化帶來的社會經濟關系的變化,是一種空想的反動的理論。

  三、中國文化語境下的民粹主義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語境中,就曾對于民粹主義思想有過相關描述;在中國現代文化特別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語境中,關于民粹主義的討論就更為激烈。毛澤東最先對民粹主義展開批判,在隨后的學界爭論中,關于毛澤東與民粹主義的關系又成為討論的熱點話題。需要交待的是,毛澤東對于民粹主義的批判也屬于馬克思主義語境下關于民粹主義的探討,但為了行文方便,本文將毛澤東關于民粹主義的批判放置于中國文化語境下進行闡釋。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下的民粹主義

  歷史上的中國長期受封建專制統治,農民受到來自君主專制壓迫,同時小農經濟也一直作為國民經濟的主導,與俄國相似的社會背景和經濟基礎使得中國具備了民粹主義產生的外部條件。中國傳統文化語境下的民粹主義經常與“大同理想”的政治思想主張和“暴力農民運動”的政治實踐聯系起來。

  “大同”理想的概念首先出自于《禮記·禮運篇》,書中這樣描寫到:“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醵衿淦詰匾?,不必藏于己;力惡其不出于身也,不必為已。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不閉,是謂大同。”“天下為公”是中國社會“大同理想”的最根本特征,大同社會中的經濟基礎為公有制。它主張人民都是善良的、具有高度的道德自覺性,期望通過人民的天性善良達到整個社會的平等博愛。中國傳統的大同思想是自給自足的小農生產的一種反映,它不是把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放在首位,而是將平均主義放在首位,認為可以在人性本善的前提下完成平均分配,由此整個社會能夠成為理想的大同社會。這與俄國民粹主義相信農民的天性,認為可以憑借村社過渡到社會主義有著大為相似之處。

  中國傳統文化語境中的民粹主義還經常與暴力農民運動聯系起來,中國歷史上發生過多次農民暴動,掀起的旗幟也大多為推翻封建統治,反對封建地主剝削。歷史上的農民暴動多為農民直接領導,由農民發動起義,試圖建立農民政權的運動。雖然這些運動均以失敗告終,但這些運動均顯現出了農民階級對于社會政治參與的愿望。如陳勝吳廣起義直接喊出了“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推崇農民的力量;太平天國運動提出了“有地同耕、有飯同吃、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的社會設想,反對封建地主的剝削。這些農民運動都顯示出了農民對于當前社會現狀的不滿,試圖推崇農民的力量,參與政權,改變農民的社會地位。中國的農民運動革命實踐主體為農民,重視農民,宣揚農民的力量,維護農民的利益,這與俄國民粹主義中對于農民的態度極為相似。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語境下的民粹主義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語境下關于民粹主義的探討,離不開毛澤東關于民粹主義的認識,毛澤東在歷史上曾多次旗幟鮮明地批判俄國民粹主義,強調區分馬克思主義與民粹主義。馬克思主義學界關于毛澤東思想是否染有民粹主義色彩這一問題一直爭論不休,未取得一致看法。

  毛澤東對民粹主義的批判

  毛澤東自20世紀40年代以后,先后多次批判過俄國民粹主義,主張把馬克思主義和民粹主義區別開來。毛澤東在1944年寫給博古的書信中第一次提到民粹主義,他這樣寫到:“分散的個體經濟一一家庭農業與家庭手工業是封建社會的基礎,不是民主社會(舊民主、新民主、社會主義,一概在內)的基礎,這是馬克思主義區別于民粹主義的地方。”在之后的中共七大政治報告中,毛澤東針對這個問題進行了進一步的解釋,“所謂民粹主義,就是要直接由封建經濟發展到社會主義經濟,中間不經過發展資本主義的階段。俄國的民粹派就是這樣。”在土改運動暴露出“左”的問題后,毛澤東針對其中有民粹主義色彩的思想和行為進行了嚴厲批評,在晉綏干部會議上,毛澤東作了如下講話:“誰要是提倡絕對的平均主義,那就是錯誤的。現在農村中流行的一種破壞工商業、在分配土地問題上主張絕對平均主義的思想,它的性質是反動的、落后的、倒退的。我們必須批判這種思想。土地改革的對象,只適合必須是地主階級和舊式富農的封建剝削制度,不能侵犯民族資產階級,也不要侵犯地主富農所經營的工商業。”

  毛澤東立足于中國革命中出現的現實問題,批判俄國民粹主義的基本主張。在毛澤東看來,民粹主義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否定經歷資本主義階段,在中國新民主主義階段的表現就是急于消滅資產階級,急于消滅富農。毛澤東從社會經濟關系和階級狀況角度分析民粹主義,強調劃清馬克思主義與民粹主義的界限,劃清民粹主義與民主主義的界限,主張清除民粹主義在黨內的影響,整改和落實土改運動中已暴露出的民粹主義的思想和行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