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新球场效果图:李光滿:香港的“多數人暴政”!

2019-12-02 12:48:35  來源:李光滿冰點時評  作者:李光滿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1831年,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前往美國考察后,寫出了著名的政治學著作《論美國的民主》,提出了“多數人暴政”的概念,所謂“多數人暴政”是指議會中絕大多數的席次聯合強制通過政策,進而侵害少數人的權益,又稱為暴民政治、多數人暴力和群體暴政。這里要注意的是,議會里的席位是由民眾選舉出來的,多數席位也就是多數人選舉出來的席位。

  歷史上被普遍認為是“多數人暴政”的例子有法西斯德國以多數人的意志屠殺猶太人并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白人以其控制的議會欺壓黑人,讓奴隸制合法化。托克維爾提出解決“多數人暴政”的辦法有兩個,一個是在多數人權威與個體公民或者少數人之間建立一個緩沖地帶。這個緩沖地帶由無數的公務員和法官構成,使得多數人不可能真正有能力傷害到少數人。第二個是通過司法權威防止民主暴政。從實際情況看,這兩個辦法都沒有能夠有效防止“多數人暴政”。

  現在我們對照實施自由民主制度的香港大量市民在最近發生的暴亂中支持暴徒的行為是否具有“多數人暴政”的特點?今天早上看到一段視頻令人震驚,在香港旺角彌敦道與旺角道交界附近,一位主動清理黑衣人設置的路障的市民被暴徒用重器猛擊頭部,遭受重傷,除了隨后趕到的警察對這位受害者進行救治之外,在場沒有人對這位受到傷害的市民給予幫助和救治。于是我們再聯想到最近進行的選舉,支持暴亂的反對派獲得了絕大部分席位,這使得這場持續了近半年的暴亂以“多數人暴政”的方式幾乎變得合法化了,這或許才是最可怕的。

  另一方面,托克維爾提出的兩個解決辦法中都對法官寄予厚望,認為只要有法官的權威就能防止民主暴政,也就是防止“多數人暴政”,然而我們從香港暴亂所看到的卻是,法官成了暴徒的幫兇,“警察抓人,法官放人”成了這場暴亂最大的特點,暴徒在法官放人之后重新參與暴力行動,這就使得制止暴亂進入了一個死循環。

  我們注意到,在這場明顯對香港有巨大傷害的暴亂中,瘋狂的除了那些年輕暴徒,更有市民,特別是處于香港社會中高端位置的精英群體,這些人占據了主流社會的關鍵崗位,控制了社會上幾乎所有話語權,如文化、教育、司法、新聞輿論、重要機構、公司高中層管理崗位,加上國外英美等國敵對勢力,可以說是他們合謀了這場發生在香港的暴亂,可他們卻將這場暴亂美化為追求自由和人權。

  令人吃驚的是,現在的許多香港人對種種令人發指的暴亂麻木不仁,他們甚至期待著有更血腥更邪惡的事件發生。對于暴徒縱火焚燒其它人、暴徒對愛國愛港人士施暴幾乎要爆發出內心的歡呼,可以說許多市民已經跟暴徒融為一體,暴徒在街上施暴,這些市民在背后給以精神支持和同情,在選舉時又給予這些暴徒以合法性,他們實質上已經跟暴徒合體,就如同法官跟暴徒合體一樣,暴徒和暴徒背后的群體共同組成了實施暴政的多數人群體。

  當前香港的“多數人暴政”已使得香港的愛國愛港群體成為少數派,這就使得這場暴亂陷入了反人權、反民主、反法制、反國家的野蠻泥淖,口里喊著人權、民主、法制,干的卻是毫無人權、民主、法制的暴行,是用一部分人的人權、民主、法制去傷害另一部分人的人權、民主、法制,是完完全全的野蠻的暴力破壞行為。

  更為虛偽的是,這種反人類、反人權、反民主、反法制的暴力卻被英、美這些所謂的民主化國家視為爭取人權、民主和法制的行動,美國通過了所謂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僅是干涉中國內政,更是對香港暴亂分子的精神支持,體現出香港這場暴亂不僅有香港人,還有境外的敵對勢力合謀參與,是一場反華政治事件。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場暴亂給香港經濟帶來了巨大的傷害,給香港社會帶來了巨大的撕裂,給香港環境和秩序帶來了巨大的破壞,給香港的國際形象帶來了巨大的損傷,但不僅暴徒們樂此不疲,而且香港市民還通過選舉給這場暴亂以合法性,這已經具備了典型的“多數人暴政”特征,真如魯迅先生所說“紅腫之際,艷若桃花,潰爛之時,美如乳酪。”

  當前香港正在進行止暴制亂,可許多香港人并不認為這是暴亂,從他們要求調查香港警察過度執法而不是要求調查暴徒的法西斯暴行可以看出這一點,他們甚至要求解散警察,這一要求看起來如此荒謬,可如此荒謬之事卻被許多香港人視之為正常,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是也,可以看出現在整個香港已然陷入了魔法狀態。

  要解除香港的魔法狀態,要打破香港的“多數人暴政”,在香港絕不能指望托克維爾所說的法官,因為香港的所有法官已經成為了“多數人暴政”中的重要幫兇和推手,因此靠他們去解決“多數人暴政”問題顯然不可能。

  如何解決香港的“多數人暴政”問題確實是一個難題,因為香港的問題不僅牽涉到香港,而且還被美國和英國等境外敵對勢力所利用,我以為解決香港的“多數人暴政”問題必須通過外力強行制止,德國和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都曾陷入“多數人暴政”,給全世界帶來了巨大的災難,最后德國和日本的多數人都因為自己的暴政而受到懲罰,德國被美蘇分裂后軍事占領,日本也被美國軍事占領,如此才結束了德日政治生活中的“多數人暴政”狀態。美國歷史上白人通過多數人暴政實行奴隸制,最后也是在美國的南北戰爭中由林肯總統宣布解放黑奴,雖然美國的南北戰爭并不僅僅是為了解放黑奴,還有其它因素,但通過戰爭解放黑奴也是通過暴力的手段打破之前的“多數人暴政”,使白人合法的擁有黑奴成為歷史。

  解決香港的“多數人暴政”問題絕不可能通過所謂的民主政治,香港的民主政治絕對是最終實施“多數人暴政”的可怕手段,解決香港的“多數人暴政”問題必須打破主權與治權相分離的狀態,必須徹底改革目前香港實施的三權管治體制,從西方國家手中真正收回司法權,回歸國家統一管制下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不是某些美國人所鼓吹的香港“完全自治”,只有這樣才能使香港永遠不會出現受美英敵對勢力操縱、以街頭暴力和議會民主政治為特征的“多數人暴政”。

  香港的“多數人暴政”走到今天這一步,是我們主動放棄管治權的結果,是香港回歸后去殖民化不徹底的結果,是美英等國長期實施顏色革命的結果,受到傷害的除了國家主權,就是香港本身,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從法制層面破除香港某些人的幻想,對于想通過暴亂實現香港獨立的勢力、機構、個人必須堅決予以打擊,讓香港從暴亂中走出來,破除他們心中的那個企圖獨立的魔法。

  “多數人暴政”是一個悖論,即是多數人何來暴政?可歷史就是這么書寫的,“多數人暴政”已經成為當今國際政治生態中的一個毒瘤,美、英、法等國不僅自身有其毒素,而且還屢屢用其毒素去毒害其它國家和地區,當今世界上不斷發生的顏色革命,就有這些國家所推銷的所謂民主政治、街頭暴力的影子,香港不過是他們最新操控的一個范例而已。

  “多數人暴政”既然是一種“暴政”,就必須以國家力量打破敵對國家對香港施展的魔法,打破目前香港正在經歷的“暴政”,使其回歸法制,回歸秩序,回歸正常狀態,真正迎來云開霧散,玉宇澄澈。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cjiozx.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用爱好赚钱会怎样 捕鱼来了比赛高分技巧 电脑看新闻能赚钱 林赚钱app 星辉国际首页 亿刻和今日头条哪个赚钱快 艺人如何赚钱 怎么做淘宝刷屏赚钱 国民彩票群 当今网上什么最赚钱的行业 冒险岛2做药赚钱吗 2014送彩金捕鱼娱乐城 魔界游戏怎么赚钱 淘宝网游赚钱 微乐麻将外挂 美术设计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