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vs米兰人民币美元:媒體的時代里更加需要批判性思考

2019-10-09 10:43:52  來源:青年思考  作者:青年趙文凌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這是一個好的時代,人人都可以進行自由的表達;這是一個壞的時代,在表達的同時還必須接受時代的檢查,自以為正直的言論可能被視為不當。這是一個好的時代,隨時可以查閱自己想要的資料、了解身邊的新聞;這是一個壞的時代,在茫茫信息流之中,真相永遠控制在別人手中。

  這是一個媒體的時代,這也是一個需要反媒體的時代。

  何謂“反媒體”?筆者看到過一種說法是:

  一種從媒體世界中誕生的、與媒體的主導邏輯——控制媒體的雙重邏輯——相反的、能夠帶動新的政治誕生的能量、實踐、觀念及其呈現方式。

  事情的真相或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媒體能否聚焦于正在或已經發生的事情。這也是人們總是在遭遇不正義的事情時想要媒體曝光的原因。但事實上,曝光什么不曝光什么是有選擇性的,而控制權并不掌握在反映問題的人手里。

  在這個意義上,媒體創造“現實”,也必然扭曲現實。因此,反媒體的邏輯就是擊破媒體創造的“現實”,以抵達真相,或至少呈現抵達真相的路徑。

  談論中國媒體,人們最常談論的是兩個看似對立的方面,即國家對媒體的控制和媒體的腐敗,后者其實不過是不同的資本力量(包括媒體自身的利益訴求)對媒體和媒體人的控制的形式而已。

  于是,我們看得到令人心神向往的娛樂明星卻看不到在流水線上辛苦勞作的勞動者;我們看得到今年的養老金又提高了卻看不到多少公司沒有依法給員工繳納養老金;我們看得到令人動容的寒門學生求學故事卻看不到大山深處的留守兒童;我們看到到人性的丑惡良善卻看不到社會制度應該如何完善……

  今天的我們不僅需要區分真相與“真相”,還需要區分反抗與“反抗”。霸權不是單一的權力,而是一個復雜的網絡,它滲透在從市場到社會、從國家到地區乃至全球、從資本到“大眾”的所有領域,不僅對于各種不同的聲音進行排序,而且也用“大眾”、“民間”、“社會”等名義對大眾、民間、社會的聲音進行扭曲和壓抑。

  也就是說,對于那些經常在大眾傳媒中夸夸其談甚至做苦悶沉思狀的“批判者”,也必須進行批判與“批判”、反思與“反思”的辨別。

  媒體對政治領域的殖民,媒體與資本從結盟到一體化,媒體-資本-權力的三位一體,或許是當代世界最為重要的現象之一。它不但扭曲社會輿論,為某些特殊利益直接地或曲折地服務,而且也導致傳統政治邏輯的失效。

  筆者在前兩年還在上學的時候就親身經歷過這類事情:

  幾年前,筆者跟學校的志愿者團隊探訪Chen肺病人后寫了類似于報道的文章想曝光,但當地媒體的記者說你們很正義但現在正在開XX會,不一定能發出來,后來就石沉大海了。

  當然,利用自媒體也可以在一定的審查限度內發出自己的聲音,但同樣的,審查的權利掌握在極少數被資本控制的人手里??鑾?,自媒體的影響范圍相較而言的確十分有限。

  筆者的意思不是不需要限制和約束,問題的關鍵是媒體的輿論導向是什么。

  實際上,輿論是變化的過程,正是因為存在變化的過程所以很多力量想介入。什么力量在介入,把這個輿論導向什么,這是分析關鍵。

  輿論時刻處于辯論過程當中,今天的輿論研究就是大數據輿論研究。大數據其實是輿論監控,能夠為調控提供方向地圖,但不能解釋結構性輿論原因,也不能決定輿論導向。

  要解決輿論導向的問題還要回到毛主席在1942年《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里提出的問題:這是誰的輿論?誰的主體性?誰的情感?誰的真相?

  而對于受眾來說,在這樣的媒體環境里,獲取知識更加需要獨立思考,最忌諱人云亦云。在今天的媒體世界里,對言論空間的擴展并不必然地表現為重審自由、民主、人權等絕對正確的大詞,而在于像魯迅那樣揭示事件背后的權力關系,說明這些關系對于現實的扭曲、對于普通人聲音的屏蔽、對于以不同形式出現的文化暴力的掩飾。

  在今天,政治性就存在于這些去除了大詞裝點的、對于實際進程的分析和批判性思考之中。而批判性思考這一武器要怎么獲得呢?這是另一個話題,但筆者認為這個問題的最佳答案實際上可以從毛主席的主張中發現:既讀好書(馬列主義等)又讀“無字之書”(社會調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