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热刺球衣号码:白天玩吃晚上回家,日本“托老所”適用中國嗎

2019-10-09 14:04:06  來源:激流網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不管哪個國家、哪種方式的養老,似乎存夠養老金才是王道。

  央視財經頻道報道的“日本式養老”最近又上了熱搜。

  托老所早上有班車將老人接來,在這里吃飯、洗澡,還有健身、娛樂等十幾項活動,晚上再送到家與家人團聚回歸家庭溫暖。因像極了小時候的托兒所,日本的托老所讓很多中國網友直呼“想去”。

白天玩吃晚上回家,日本“托老所”適用中國嗎-激流網

  作為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日本在養老服務上進行了很多探索,全日本現在已有超過4萬間托老所,成為發展最快的養老服務。

  其實,網友們“想去”的日本托老所,在中國已有類似的服務機構,不過因為種種原因沒能發展起來。這種托老所養老服務,未來能在中國發展壯大嗎?

  遍布日本的托老所

  人口老齡化是世界性難題,對日本來說更是如今面臨的最嚴重社會難題,沒有之一。日本厚生勞動省2018年的統計數據顯示,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已占全日本人口的28.06%。

  這是什么概念?根據聯合國的定義,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21%以上就是超老齡化社會了,而日本早在2007年就超過了這條“紅線”,且比重還在持續增長中。

  超老齡化社會帶來的沉重養老壓力讓日本政府很頭疼,安倍“二進宮”后就將緩解養老問題列為任內最重要的施政綱領之一。在政府和民間的共同推動下,建立了形形色色的養老服務機構。

  深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日本,重視家庭和鄰里觀念,有著深厚的居家養老傳統。在日本,約有七成老人選擇居家養老。然而對普通的日本家庭來說,同樣面臨“上有老下有小”的難題,能夠給予老人的照顧十分有限,托老所應運而生。

  從字面意思上理解,托老所很像咱們的托兒所,實際上也是如此——

  老人早上8點半由班車接到托老所,在托老所里吃飯、洗澡,參加健身、娛樂等十多項活動,下午4點多再由班車送回家,回歸家庭與家人團聚。

白天玩吃晚上回家,日本“托老所”適用中國嗎-激流網

  深受日本普通家庭歡迎的托老所,目前已經成為日本發展最快的養老服務機構,在全日本有超過4萬間大大小小的托老所。清華大學教授、經濟學家魏杰曾在一次演講中講到他在日本學習時的見聞——

  “我在日本學習的時候,我的輔導師母親75歲已是老年失憶患者,90歲才去世的。15年在哪兒生活的?日本托老所。日本兩個機構很大,一個是幼稚園,一個是托老所。他曾經領我去看過他母親,我才知道15年她母親在托老所度過,而且過的非常幸福。”

  介護養老保險制度

  跟幼兒園一樣普遍的托老所,為何能在日本發展壯大起來?

  首先是文化觀念。在日本,很少能看見大型的集中養老社區,更多的是包括托老所在內的小型化、多功能嵌入成熟社區的“便利店”式養老機構。原因便是上文提到的居家養老傳統,大多數日本老人不愿意離開熟悉的環境去陌生地方養老。

  日本的托老所床位以20-30張左右居多,通常建立在社區之中,與社區無縫融合。所以托老所能做到接送老人,其實跟平時幼兒園接送小孩一樣,并不需要很大的成本。

  實際上,日本的托老所并非只有日托一種模式。大部分的托老所,除了提供白天的日托外,還提供居家上門服務、長期和短期入住等。長期入住主要面向失獨或年長老人,提供機能康復、心理治療咨詢等服務,跟中國的養老院差不多;短期入住則是提供一個星期至一兩個月不等的照料和護理,等家人來接回家;居家上門服務是為在家養老的老人提供上門體檢、幫助洗浴、康復護理等服務。

白天玩吃晚上回家,日本“托老所”適用中國嗎-激流網

  所以,相對于中國功能單一的養老院,日本的托老所功能和服務更多元化,滿足了不同人群的需求,因而得到了日本政府的大力提倡。日本政府計劃到2025年,建設60萬套集中住宅用于提供養老服務。

  不過,真正讓托老所迅速發展起來的,是2000年開始實施的《介護保險法》(介護的意思相當于照顧和護理)。根據《介護保險法》,65歲及以上老人可以依照等級獲得介護服務,至于等級,則由專業的醫療機構,依據老人的行動能力、能否自己翻身、如廁等85項進行調查,最后確定介護等級(一共7級,每半年復審一次)。

  整個認定過程相當嚴密規范,老人如對結果有異議還可提出申訴。在《介護保險法》下,在托老所接受服務的老人一般只需要承擔10%的費用,余下的部分則由政府買單。

白天玩吃晚上回家,日本“托老所”適用中國嗎-激流網

  能適用中國嗎?

  車接車送養老,設施服務到位,還不用花太多自己的錢,難怪不少中國網友直呼“想去”了。

  其實,近些年在國內一些城市,已有類似日本托老所這樣的機構存在,比如社區養老中心、愛心托老所等,但由于種種原因沒能發展起來。除了缺乏保險導致費用高昂外,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社區的反對。

  去年10月,在蘭州某小區業主的一片反對聲中,蘭州人宋妮妮建在小區中的愛心托老所遭物業斷水斷電,11位老人在熬過了8天沒水沒電的生活后,都搬回原處或者被家屬接走了,宋妮妮也不得不暫時放棄了擴大經營的打算。

  在此之前,已有多地出現了小區建養老院遭抵制的情形。鼓勵“個人利用社區居民住宅和農村閑置房屋,興辦家庭化、個性化的托老所等養老機構”的政策遭遇現實困境。如何將社區和養老結合起來,又不影響普通居民的生活,是中國式托老所發展所需要解決的問題。

  另一方面,日本的托老所也并非萬能的,首要矛盾就是費用來源問題。羊毛出在羊身上,根據《介護保險法》,40歲以上的日本人和在日外國人都必須購買介護保險,保費約占介護費用一半,另一半則由政府稅收承擔。而且由于老齡化進程加快,日本政府財源日益緊張,新法案已從2018年起將介護服務費用的個人支出部分最高提高至30%。

白天玩吃晚上回家,日本“托老所”適用中國嗎-激流網

  在NHK紀錄片《老后破產》中,記錄了很多起孤獨死的案例,很多老人就是因為連10%-20%的自付費用都承擔不起,最后一個人孤零零在家中死去。

  參考資料:

  馬天月:日本人的“便利店”式養老

  新華社:日本介護保險制度保障“老有所養”

  知乎:日本介護養老講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