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阵容2018-2019赛季主力阵容:這顆扔向中國的“雷”,在美國炸出了什么?

2019-10-09 11:36:54  來源:補壹刀  作者:花叨叨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NBA前任總裁大衛·斯特恩30年前在央視程門立雪、希望打開中國市場的時候,他大概沒有想到他的繼任者會如此愚蠢。

  莫雷作為休斯敦火箭隊總經理發那張“為自由而戰,與香港站在一起”的圖片給火箭隊和整個NBA帶來巨大代價,而NBA現任總裁肖華試圖左右逢源的表態又往這把火上澆了一盆油。

  NBA在中美政治正確碰撞的夾縫中,滿頭是包。

  曾經中美人文交流中最真摯、最溫情的一條紐帶,如今卻變成疏離和怨恨的開端,這無論如何都將成為讓人非常遺憾的反面教材。

  1

  應當說,NBA的求生欲很強了。

  它在中文官網里用了一系列中國人很熟悉的表達,比如“不當言論”“極其失望”“嚴重傷害……感情”等等。

  然而這些表述并沒有出現在它英文版的聲明中。

  NBA顯然在試圖讓事件降溫,畢竟,美國本土是它的基本盤,而中國是其最大的海外市場。尤其在海外收視率連年下滑,多支球隊入不敷出的時候,不得罪任何一方衣食父母,是NBA的唯一選擇。

  但它自以為精明的做法卻產生了戲劇性后果。

  一方面,中國觀眾并不買賬;另一方面,越來越多的美國議員、政客跳出來,指責NBA的這一騎墻做法“令人作嘔”,“虛偽”,“為了賺大錢而可恥地退縮”。

  要求NBA停止在華的所有商業活動、抵制NBA的呼聲也在美國各種輿論平臺上紛紛冒頭。

  最后滿頭是包的NBA不得不再次出面說,一切以英文版本為準。

  這些美國議員的邏輯是,如果NBA沒有旗幟鮮明地支持莫雷,就是在對金錢磕頭,把言論自由的價值觀踩在腳下——而這等于把美國的信念踩在腳下。

  如果言論可以無限制自由,那誰來?;つ切┍謊月凵撕Φ娜?。

  滑稽的是,那些高呼要支持“說出香港真相”、要求中國為“壓迫香港而道歉”的美國議員,恐怕沒幾個人能在地圖上準確找到香港的位置。

  他們理直氣壯地說,有些東西比金錢更重要。

  說的好像NBA試圖安撫美國國內情緒不是為了市場收入一樣。

  但這話的確是沒錯的,有些東西比金錢更重要。

  在1996年3月,丹佛掘金隊后衛穆罕默德·阿卜杜爾·拉烏夫因抗議美國對中東國家的蠻橫干涉,賽前拒絕向美國國旗肅立行禮,而被聯盟禁賽。這名原本前途一片大好的籃球新星隨之隕落,賽季結束后便被交易,之后流浪于世界各地的聯賽,光芒不再。

  2

  這些議員指責NBA的另一個說法是,向中國“政治脅迫下的體育競賽”低頭。

  但其實,給NBA“立規矩”最多的,恰恰是美國國內的政治正確。從這個意義上說,NBA從未遠離過政治。

  早在上世紀60年代,波士頓凱爾特人隊主教練就因派出NBA史上第一個全黑人首發陣容引起了巨大爭議,但又因當時席卷美國社會的黑人平權運動而逐漸得到支持。

  1991年,正值生涯巔峰的“魔術師”約翰遜被查出感染HIV病毒,有球員因此拒絕與其同場競技,但他后來得到喬丹等頂級球星的力挺,并于次年重返NBA全明星賽,獲得“最有價值球員”。

  2014年,快船隊老板唐納德·斯特林因私下里的種族歧視言論被曝光,最終被逼得賣球隊走人。

  2016年7月,NBA決定撤銷夏洛特市當年全明星周末的舉辦權,原因是該市所在的北卡羅來納州出臺了一項規定人要按照官方登記的生理性別使用公共衛生間的法案,這一舉動被NBA認定為是歧視非異性戀者(LGBT)人群行為。

  看起來,NBA為反對種族和群體歧視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也恰恰因為這個原因,使得這一聯盟的政治傾向越來越明顯。

  作為一個擁有巨大國際影響力的體育聯盟,NBA必須時時刻刻修整自己“政治正確”的形象。

  這原本并沒有什么問題。但隨著美國國內認知進一步撕裂,NBA也被政治極化的浪潮著裹挾著,政治傾向愈發明顯,政治表達欲也似乎越來越強。

  科爾怒懟特朗普、勇士隊拒絕進白宮,就是典型的例子。

  在這一背景下,莫雷事件正逐步演變成中美兩國社會兩種政治正確性的嚴重沖突,而這中間幾乎沒有調解的空間。

  NBA在中國的市場前景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3

  如果讓時間倒流回1971年。

  那一年,第31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在日本名古屋舉行。

  美國運動員科恩誤上了中國隊班車,莊則棟主動上前向科恩打招呼,并且贈送了禮物。

  后來的事情廣為人知,并傳為佳話——科恩回了禮,不久中美開展“乒乓外交”,再然后,尼克松訪華、中美建交。

  也幾乎在同一時間,大衛·斯特恩進入NBA。差不多十年后的一個冬天,斯特恩來到中國,捧著一卷錄像帶,在央視程門立雪幾個小時,客氣地和里面的小職員說話。

  他以幾乎免費的價格允許中國大陸轉播NBA球賽,這樣的情況又持續了幾乎整整10年。

  2002年,姚明進入休斯頓火箭隊,彼時NBA在中國的播出方式早已從轉播變成直播,價格一路扶搖直上。

  2019年,騰訊以15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NBA未來5年的直播權——差不多是上個五年周期的三倍。

  這還只是直接收入的一部分。如果加上因為NBA在中國的影響力而帶來的NIKE贊助聯賽費等間接收入,有人估算,光一個中國市場就能抵得上NBA所有的海外市場收入了。

  然而對于中國人而言,這顯然并不僅僅是一場商業交易。

  連美國人也不得不承認,火箭隊之所以成為在中國最受歡迎的NBA球隊,是因為姚明的加入。

  隨著姚明在NBA的成功,在食堂、小酒吧追著看火箭隊的關鍵比賽,成為許多中國人有關青春的共同回憶。

  即便在姚明退役之后,仍然有很多人繼續追看火箭隊,這是中國人特殊的念舊情感與情結在起作用。

  不管美國人能不能理解這種情感,這大概都是中美建交以來,在人文交流中非常真摯、溫情的一幕了。

  站在今天回頭看,這樣的溫情愈顯珍貴,因為它很可能已經回不來了。

  4

  有網友說,斯特恩用30年打開的中國市場,肖華用30秒就把它關上了。

  這句話里更多的或許是惋惜。

  NBA和火箭隊,原本是“國之交在民相親”的最好例證,但如今中美人文交流的這個橋梁,眼看就要變成了怨恨和疏離的開端。

  美國精英們顯然高估了自己的道德優越感和正義感。

  和其他許多事件一樣,莫雷事件首先美國人的挑釁引起,中國公眾其實至始至終都處在對美方態度進行回應的位置上。但美方的政治正確性表現得越瘋狂,在中國民眾中引發的反彈就會越激烈。

  也許肖華個人和NBA曾經做過左右逢源的努力,但無論他們的真實態度是什么,美國精英們都在迫使他們以一種強勢的方式同中國市場打交道。

  美國的問題在于,對外交往的規則制定和選擇全都以它的利益和偏好為中心。他們所說的言論自由在國際上推行也是服從于美國國家利益。

  否則就很難解釋,為何孔子學院的課本傳遞的是中國文化,卻在美國受到聲討;推特等美國社交媒體上出現一批反對香港示威者的賬號,結果被成批封殺了。

  美國議員們紛紛赤膊上陣,使美方的氣勢看起來有些唬人。然而別忘了,NBA在中國的推廣是市場行為,而組成中國市場的是廣大球迷和公眾。

  莫雷的這顆雷炸了,事情還在發酵,它會對中美關系的最終傷害多大尚未可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它炸出的一些創口將永遠無法愈合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