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特纳姆热刺球场:岳青山:毛澤東為何要帶頭把自己子女送進“牛棚”鍛煉?

2019-11-27 17:58:52  來源:察網  作者:岳青山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自從一位所謂的“國學大師”發明了“牛棚”以后,我國一些媒體也就習慣地將干部下放“五七干校”,甚至下去農村勞動鍛煉,一概誣謂為關進“牛棚”或“勞改”。

  其實,這是莫大的曲解、攻擊和污蔑!這些人無視了一個鐵樣的基本事實,那就是毛主席自己就第一個把子女送到農村或五七干校勞動磨練。

  陜甘寧邊區政府交際處長金誠同志有過這樣的回憶:

  【那是抗戰勝利之初,毛主席離開長達二十來年的長子毛岸英,終于從蘇聯回到了自己的身邊。楊尚昆同志考慮到岸英剛從蘇聯回來,生活上還不習慣。那時延安的生活,雖然經過大生產運動比抗戰最困難的時期,有了很大的改善,但總的來講還比較困難。比如,一般大灶油、肉、蔬菜比過去增加了很多,各種粗糧也可以任你吃飽,但大米白面還是不充裕,往往一個星期只能吃一二次。

  考慮到這種情況,岸英同志回國以后,楊尚昆同志把他安排到交際處暫住。因為交際處是接待外來客人的地方,客人們的伙食比一般機關大灶的伙食好得多。但毛岸英住交際處的事沒有告訴主席,怕他不同意。

  哪知事有巧合。1946年2月的一天,毛主席來交際處看望他青年時代的老師、原長沙第一師范學校校長符定一先生和國民黨聯絡參謀等人,正好看到岸英和交際處的其他客人在談話。事畢,我送毛主席下山時,主席問我:“岸英也住在這里”?

  “是的”,我回答。

  “為什么住在這里?”主席又問。

  我回答:“這是尚昆同志的意思。尚昆同志考慮到岸英剛從蘇聯回來,生活上還不太習慣,讓他在這里適應一段時間。反正很快就要分配工作了,上班前在這里住幾天吧!”

  毛主席搖搖頭,只“唔”了一聲。過后不久,就把岸英接回去了了(《真實的毛澤東》第55、56頁)?!?/p>

  此后,

  【毛主席把岸英接回去家住幾天后,就嚴肅認真地對岸英說:

  “你在蘇聯學了革命理論,現在回到中國,如果你不了解農民,不了解農村,你就不懂得怎樣革命。中國的農民在全國的人口中占百分之八十,他們是中國革命的主力軍。要做一個真正的革命者,必須首先了解農民,向農民學習,只有懂得了農村的現狀,才能擔當起革命的重擔。”

  岸英滿口答應,高高興興回答說:“我也想到農村參加勞動,向農民學習,好好鍛煉鍛煉。”

  隨即,毛主席請來吳家花園棗園村村長郝光華,同毛岸英一起坐在在王家坪住處前面的石桌邊。他和藹而親切地對郝光華說:

  “我想叫岸英到你那里,上一段勞動大學。你就當他的教授。”

  郝光華聽后一驚,連忙說:“我斗大的字識不了幾布袋,咋能當教授呢?”

  毛主席和藹地問:你會掏地吧?郝答:會。又問:你會種莊稼吧?回答仍是:會。他便高興地說,好!就讓岸英跟你學這個。郝光華笑著說,自己明白了!

  于是,毛岸英就這樣進了吳家棗園“勞動大學”,學習、磨練了一年半。從“第一課”學開荒,到學“吆毛驢送糞”,再學種洋芋,直至種玉米。他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髒,什么都爭著干。只因蔣介石調動大軍進犯延安,才不得不提前“結業”。(郝光發:《陜西日報》于1977年5月4日)】

  四十年后,毛主席號召廣大干部到“五七”干校勞動鍛煉。其時,女兒李納自北大歷史系畢業后正在解放軍報社任職編輯,工作好好的。他卻以身垂范,把李納送去“五七”干校勞動鍛煉。

  謝靜宜的回憶錄是這么記載著的:

  【1970年的夏天,主席對我說:“小謝,你和李納交過朋友吧。”然后,主席向我交待任務說:你去江西一趟,同李納談談(當時李納和廣大干部一樣,正在江西中辦‘五七’干校勞動鍛煉)我沒有時間管她,她不要自認自己的父親是主席就不求進步……”這當然是主席對女兒要求嚴、標準高的感情流露。俗話說,愛之深,責之切。主席愛拿高干子女和一般干部子女相比較,總不希望他們有優越感和特殊化。事實上,李納是一個儉樸、好學的人。

  稍停,對我談了李納要求去農村插隊的事。他說:“她現在在江西進賢‘五七’干校勞動鍛煉,是我讓她去的。我同她說過,“不要在在解放軍報社了,下放到江西進賢‘五七’干校勞動鍛煉吧!一個小孩子懂什么辦報啊!她同意我的意見,很高興地去了。已經一年半了,她說在‘五七’干校接觸的都是干部,鍛煉不大,她要求去農村插隊,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我同意她的意見。”

  主席思考片刻繼續說:“看看到什么地方去,你同她商量一下,幫她選過地點。你帶上李納去看看好。選定后再讓她搬去。”

  最后,主席深情地說:“你們要向江西人民學習,學習老革命根據地人民的優良傳統,愛護江西人民的一草一木。”我深深記下老人家的殷切期望。

  我準備動身走時,主席給李納寫了一封親筆信。主席先讓我看了信,我深為信的內容所感動。其中使我最難忘的是:“李納兒,爸爸老了,你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啊!”

  我們在江西省委的幫助下,到江西一個農村插隊去了。

  后來,聽說李納病了,我受主席之讬,又去江西看望過她。她當時正在地里同農民一起砍甘蔗,我去河邊給她挑了一擔水。河水淺且混,是用葫蘆瓢一勺一勺舀起做倒在水桶里的,物質生活條件自然艱苦,但李納的精神生活是充實的。除了勞動經外,她看了許多書。不過,她的身體不太好,經常發燒不退,但她自己從未提出回北京的要求。

  我回來后,對主席談了李納的病情。主席說:“她沒有什么大病,在家時也常這樣。沒有什么要緊的。”

  我看主席對子女要求這樣嚴,就說:“主席,李納還是有病,讓她回北京治療一段再回去吧。”

  主席說:“不,人在哪里,就在哪里治病。”

  我說:“江西那里的同志也提出讓她回北京治病。”

  主席還是不同意。說:“不,不讓她回來。難道江西人民有了病,都要來北京治療嗎?她在鄉下,就在鄉下治,鄉下治不好,到縣里治,縣里治不好,到省里治,不要回北京。”(謝靜宜的回憶《真實的毛澤東》第46頁)】

  從這里我們看到,毛主席凡事嚴于律已,率先垂范,要求干部做的,自己總先做到,他的子女觀與別人是多么不同!早在解放戰爭之初,他就把剛剛從蘇聯回來的岸英送去“農業大學”勞動鍛煉。其時,他并未要求別的干部也下放農村勞動鍛煉。如果說下放農村勞動鍛煉,是進“牛棚”,那僅只毛岸英一個人呀!只是解放后,毛澤東鑒于黨執政后面臨“逐漸蛻變”與“和平演變”的嚴重危險,才號召干部和知識分子下放勞動鍛煉,以此作為反腐反修,鞏固無產階級專政的重要舉措之一。李納也同廣大干部一樣,下放“五七干校”勞動鍛煉。怎能肆意曲解、詆毀成“進牛棚”、“發配勞改”呢?

  大家不妨想想,毛岸英從小跟母親坐牢,后被地下黨榮救出獄后,又在上海流浪,歷經折磨,小小年紀,受盡了苦難。到蘇聯長大、學習后,參加過殘酷的對德作戰,英勇地打到柏林,受到斯大林的獎賞。他好不容易回到延安父親身邊,毛主席并沒有把他留在身邊,更沒有放到黨政軍什么機關,當個什么官呀長呀,一旦發現被安排在接待處暫住,隨即喊回家,并把他派送到“農業大學”勞動鍛煉。這在我們黨的歷史上絕無僅有。

  不僅如此,毛主席把子女送到農村或“五七干校”勞動鍛煉,不是“作秀”,不是“鍍金”,而是要求他們完全同普通干部、農民人一樣。李納在江西農村勞動確實病了,毛主席也心疼,派人前去看望。在回報李納病情后,建議讓李納回京治療一段,再回農村,這也是情理中事,而毛主席卻堅決不許,要她像普通人一樣,“在那里病,就在那里治”,“難道農民病的都到北京來治?在鄉里病了,就在鄉里治,鄉里治不好,到縣里治,縣里治不好,到省里治。”這就是毛主席的精神風范,這就是毛主席的子女觀!

  可見,毛澤東的子女觀、干部觀就是要把教育、培養他們成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有用之才,決不是為“當官”、為“發財”。原來,他堅信“人民,只有人民,才是依靠創造歷史的真正動力”,“真心實意”地把農民群眾看成是“真正的英雄”,是“老師”,并且確認干部“學了理論知識”,還不等于就有了完整的知識,還得“進勞動大學”,參加勞動,學習生產知識,懂得農村,熟習農民,了解農業,“才能擔當起革命的重任”,也只有親身參加勞動,才能真正懂得勞動的艱辛和偉大,磨練意志、思想、品德,牢固確立馬克思主義的世界觀。

  毛主席教育子女常說:“過了勞動關,你會終身受益的”!這是他自己早年在農村長期參加生產勞動的深刻體驗。

  今年是建國70周年。為什么近幾十年來我國官員腐敗得愈演愈烈,使黨面臨著嚴峻危險?按中央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國家預防腐敗局局長楊曉渡2017年10月提供的數據,

  【18大以來,中央堅決反腐,共立案審查省軍級以上黨員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其中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有43人,中央紀委委員有9人。紀律處分廳局級干部8900余人,處分縣處級干部6.3萬多人。我們堅決整治群眾身邊的腐敗,共處分基層黨員干部27.8萬人。我們共追回外逃人員3453人?!?/p>

  真是觸目驚心!原因固然多多,而沒有堅持貫徹毛主席提倡的干部參加生產勞動以及對干部、知識分子進行“思想改造”的方針,不能不說是一個重要原因。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cjiozx.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梦幻西游练那个门派可以赚钱 66江苏麻将规律 网络智慧赚钱 内蒙古老友麻将开挂 微信转图代理怎么赚钱 现在武汉什么生意赚钱 网络捕鱼游戏机 在学校门口开什么店最赚钱 众益彩票首页 微信赚钱能退回吗 广西玉林麻将下载安装 期货为什么不赚钱 卖游戏手柄赚钱吗 捕鱼大师官方网 安徽麻将多少张 竞彩赚钱10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