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凯恩怎么了:一场蓄谋已久的“敲诈勒索”案

2019-12-06 12:24:17  来源:天下说法  作者:吴老丝
点击:    评论: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2018年10月9日,郸城县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接到前县委书记刘某方的实名报案,称当地民营企业家申宗某对他敲诈勒索。

  小老板敲诈勒索前县委书记,书记亲自报案,而且还是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接案,这事儿有点意思。

  01 一篇帖子引发的报案

  郸城,是一个不通火车的地方,属于河南省周口市下面的一个小县城。刘某方在此深耕多年。2004年,他从项城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上,平调到郸城当县委副书记、县长,2007年升任县委书记。2012年至2017年,再升任周口市副市长。若没有这个申宗某,他的仕途本来可以走得更远。

  这起“敲诈勒索”案的爆发,源于一篇报道,确切地说,是一篇帖子。帖子的题目是:《河南周口市原副市长130万买辆“要命车”》,作者是朱某峰,发帖的网站是人民监督网,时间为2018年9月11日。

  这篇帖子的内容,现在还能在网上找到。该帖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委、周口市原副市长刘某方的儿子刘某新就读中央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期间,刘某方指使北京商人S先生,为其子刘某新购买一汽大众宝来灰色轿车一辆,悬挂北京牌照。2010年刘某方担任郸城县县委书记期间,还让北京商人S先生购买德国原装进口大众途锐供其享受,也悬挂北京牌照。”文中贴了车辆照片,提供了具体的线索材料。

  朱某峰的头衔,是“公民记者”,也是人民监督网的创办人。他曾于多年前报道“重庆官员(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而名声大噪。此后,朱某峰主动介入了很多地方的舆情事件,撰写了一系列网文。

  “帖子出来之后,我安排赵某文先帮我借钱给申宗某,等向有关部门反映认定以后再说”。刘某方后来在报案的时候回忆说,“当时是为了稳住申宗某,怕他再发布帖子诋毁政府”。

  看起来,刘市长是出于公心。

  当时刘某方已经从周口市任副市长为止上卸任了。但是他的老部下,郸城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赵某文,还是习惯于称其为刘市长。他曾是郸城县财政局的局长,2017年以后任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而且一直担任郸城县千百亿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的大股东就是财政局,经营范围包括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等。政府官员兼任金融公司的负责人,这样的兼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此后他们的骚操作,让我瞠目结舌。

  02 蹊跷的八十七万

  2018年9月13日下午,也就是那篇帖子见诸网络三天后,临近下班时间,申宗某侄子申某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到赵某文办公室。到了之后,赵某文说要给申宗某还途锐车的车款,经过计算认为是87万,让申某打收条拿走87万现金。

  申某有点懵逼,自己叔叔要了这么久的钱,怎么这么轻而易举就主动给了?他不敢拿这个钱。赵某文让就让申某联系申宗某,但申某打电话发现,申宗某手机关机。赵某文等人百般劝说让申某将87万先拿着,不得已,申某拿了钱,写了收条:“今收到京NN081车款本息合计八十柒万元”。

  这87万现金是从哪里来的呢?据赵某文说,是他“借”的。这就蹊跷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让我们来捋一下经过。刘某方说:“八十七万是我让赵某文帮我找个人借钱”。赵某文说:“2018年9月10日前后一天,刘某方说借钱给申宗某,刘某方在外地,安排我找八九十万给申宗某”。赵某文找了郸城县千百亿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经理徐某春借钱,徐某春称“今年9月份的一天,赵某文打电话说有急事,借八十七万”。徐某春坐拥小贷公司,却又找了包工头徐某涛借款。徐某涛说,“9月份的一天,徐某春打电话说有急事借八十七万,我说什么时间用,他说这两天,第二天问我准备好了没有,我们就去信用社取了一百万,因为没有预约,等了好长时间,从王某景银行账户取的,给了徐某春八十七万,剩余十三万我带回家了”。他说的王某景,是当地的一名律师。然后,徐某春在9月13日下午把87万现金用一只黑色双肩包装着给了赵某文。这期间,无论是徐某春,还是徐某涛,对出借这笔钱都没有要借条。

  这就戏剧化了。这笔87万现金,从王律师的卡上到包工头徐某涛手上,再到徐经理手上,再到赵主任手上,最终给了申宗某的侄子申某。而这笔借的钱,没人惦记着还。

  郸城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赵某文当着县财政局长张某新、县委办公室主任吕某龙的面,把87万现金给申某的时候说:“你们公司不是一直要途锐车的钱,现在财政也没钱,领导自己想办法筹到一些钱,这些钱你们先拿着。”

  而此时的申宗某,在飞机上。当天他从三亚飞北京,经过广州中转,前后几个小时。申某联系不到申宗某。

  申某拿走签字后,赵某文立即将收条拍照给刘某方,刘又转发给河南广电的陈某涛,陈某涛又发给“公民记者”朱某峰,由陈某涛协调朱某峰撤回网帖。

  等申宗某下飞机后,看到未接电话中有申某,就回拨过去。听申某说完收钱的经过,申宗某立即且明确告诉申某将钱退回,认为这种给现金的方式不正常,如果是给车款必须县政府同意出具文件且通过财政局正规渠道转账。申某立即联系赵某文说要退款,赵某文却称不在办公室,去乡下扶贫了,第二天再说。

  第二天早上,申某将87万现金原封不动地带到了赵某文办公室,现场清单完毕后留给赵某文,赵某文称给了就无法收回,而且替人办事,收条已经不在他那里了,导致申某没法还钱。而这恰恰为刘某方此后的报案,埋下了伏笔。

  03 敲诈勒索罪变成寻衅滋事罪

  按照刘某方的逻辑,申宗某索要车款不成,指使自媒体发帖,以此要挟他,然后获得车款,就是敲诈勒索。但这里面有一个瑕疵:朱某峰联系申宗某的时间,是2018年9月17日,在那篇报道后的一个星期。

  一位自称人民监督网朱某峰的人在2018年9月17日13点14分发信息要采访申宗某,实际采访是2018年9月18日或19日左右。采访内容是询问申宗某是否给郸城县领导购买了两辆进口途锐车以及网传的涉及申宗某的一些负面消息。采访过程中,双方并不愉快,为此还发生了冲突,在冲突过程中导致朱某峰的摄像设备损坏。

  这样看来,无论是在时间上还是在关系上,申宗某都不存在指使朱某峰的逻辑可能性。诡异的是,警方从未传唤朱某峰,也没有对他采取过调查。敲诈勒索罪的证据链断了。

  这里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朱某峰此前也发过关于刘某方的负面帖。2018年7月,一位在河南广播电视台工作的叫陈某涛的工作人员,给了朱某峰30万现金,让他不要再发了。他说,朱某峰没有遵守承诺。当警方问陈某涛,这笔钱从何而来时,他说,是一个在北京做生意的郸城人张某升拿的,刘某方不知道。

  警方最后查到张某升。张某升说,他是打抱不平,拿出这些钱帮刘市长了难,是出于“个人感情”。

  陈某涛收到刘市长发的申某写的收条,马上通过微信把收条发给朱某峰,要他撤稿。朱某峰说知道了,但一直没有撤帖。过了几天,朱某峰让人把三十万现金还给了陈某涛。至于张某升,并没有收回这笔钱,警方也没有再调查。我一直不明白的是,警方有本案关键人物朱某峰的联系方式,为何一直没有调查他。

  2019年7月25日,在羁押275天后,申宗某被郸城县人民法院判决寻衅滋事罪成立。其判决书对此如此表述:“被告人为了在与郸城县政府纠缠车辆使用费中获取更多利益,采取要挟已离职的前任领导人的方式,逼其出面解决。指使他人在互联网上发帖,利用信息网络恐吓他人,指使被害人受到恐吓后,自筹资金87万转交给申宗某,给被害人工作、生活造成严重影响,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公诉机关的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所辩被告人与县政府有经济纠纷,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截止2019年12月4日,申宗某仍在看守所,迄今为止,他已被羁押410天。

  (以上素材,全部来自2019年7月16日的公开庭审及此后的判决书)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www.cjiozx.com.cn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