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热刺赛程:徐漢成:“數說中國”還是“胡說中國”?

2019-09-21 14:01:51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徐漢成
點擊:    評論: (查看)

  一個共產黨員給中央電視臺的公開信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徐漢成

  尊敬的中央電視臺全體工作人員,你們好!

  我出生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的蘇北農村,于一九八三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吃過“共產風”的大食堂,經歷過艱難困苦的歲月,是“文革”的過來人。

  我在看了貴臺2019年9月16日《晚間新聞》播出的“數說中國”中,采用線形標志將1952年到1979年的GDP表達為零后,先是驚愕,而后便是悲憤!

  驚愕的是:“數說中國”與歷史事實大相徑庭。我不是為自己悲憤,而是為新中國的第一代領導人悲憤,為新中國第一代建設者悲憤,為全國數千萬的下崗職工悲憤,亦對貴臺“數說中國”欄目編輯的愚昧無知而悲憤!

  出于良知與事實,我也只能以自身經歷的“數說”以及周總理與鄧小平的“數說”來印證《晚間新聞》中的“數說”,用以排解并非我一人心中的悲憤!

  凡出生于上世紀50年代初的農村兒童,大多是在煤油燈下度過小學生涯的,至今,我還是清楚記得60年代家鄉通電時,聚集的兒童歡呼雀躍的情景,五、六十年代初的澆灌用手推,耕地用牛拉,脫粒牛打場的刀耕火種的耕作方式還沒有從我的記憶中抹去,60年代中期,生產隊用上了抽水機,拖拉機,脫?;?,粉碎機,初步實現了農業機械化,完成了農業澆灌水利化、農田建設條田化。

  化肥、農藥的使用,種子的改良,到了1970年前后,我的家鄉——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水稻畝產已達1000余斤。

  國家統計局歷年糧食產量統計數據表明:1949年,我國的糧食總產量為11318萬噸,1980年增至32056萬噸,平均年增長率為3.132﹪(包含三年自然災害平均負增長13.27﹪);從1981年到2016年,增加至61624萬噸,平均年增長率為1.762﹪。后三十五年與前三十年相比,年增產幅度下降了1.37﹪。

  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家鄉的縣城只有一條老街道,只有一家鐵匠鋪,到了1976年,已經創辦了農機、齒輪、輕機、工具、紡織、化肥、磚瓦、水泥等四十多家縣屬全民與縣屬集體企業,上世紀七十年代,社隊企業蓬勃發展,每一個公社都創建了農具與機電站等各類集體企業,這些都是有據可稽的,我在讀初中時就曾在縣農機廠學工,當時該廠已經生產制造普通機床。各縣已經設置了工業局,手工業局,社隊企業管理局等行政機構以對工業企業的管理與發展。

  1976年前,所有的縣均設置了商業局、糧食局、供銷社聯社、物資局,機電設備公司、木材公司、人民商場等諸多為工農業服務的物資流通體系,也發展了飲食服務、旅社、賓館、浴室等第三產業,基本上滿足了人民的生活需要。

  1975年1月13日,周恩來總理在第四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中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說:

  “我們超額完成了第三個五年計劃,第四個五年計劃一九七五年也將勝利完成。我國農業連續十三年奪得豐收,一九七四年農業總產值預計比一九六四年增長百分之五十一。這充分顯示了人民公社制度的優越性。全國解放以來,盡管我國人口增加百分之六十,但糧食增產一點四倍,棉花增產四點七倍。在我們這樣一個近八億人口的國家,保證了人民吃穿的基本需要。工業總產值一九七四年預計比一九六四年增長一點九倍,主要產品的產量都有大幅度增長,鋼增長一點二倍,原煤增長百分之九十一,石油增長六點五倍,發電量增長兩倍,化肥增長三點三倍,拖拉機增長五點二倍,棉紗增長百分之八十五,化學纖維增長三點三倍。在這十年中,我們依靠自己的力量,建成了一千一百個大中型項目,成功地進行了氫彈試驗,發射了人造地球衛星。同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動蕩、通貨膨脹的情況相反,我國財政收支平衡,即無外債,又無內債,物價穩定,人民生活逐步改善,社會主義建設欣欣向榮,蒸蒸日上。國內外反動派曾經斷言,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定會破壞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現在事實已經給了他們有力的回答。”

  鄧小平說:

  “周總理四屆人大的報告,毛主席指定我負責起草,要求不得超過五千字,我完成了任務。”(見鄧小平文選第3卷第382頁)

  1979年3月30日,鄧小平說:“我國工農業從解放以來直到去年的每年平均增長速度,在世界上是比較高的。”(鄧小平文選《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第2卷第163頁、167頁)

  鄧小平所說“在世界上是比較高的”不是單純與發展中國家相比,而是與發達國家相比較也是高的。

  1979年11月26日,鄧小平說:

  “我們現在有二百多萬臺機床,石油年產量超過一億噸,煤炭超過六億噸,只有鋼才三千多萬噸。總之,我們還是建立了實現四個現代化的物質基礎。”(鄧小平文選第二卷第232頁《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

  1980年12月25日,鄧小平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說:

  “經過三十一年的努力,我們的全部工交企業已經發展到近四十萬個,國營企業固定資產比解放初期增長近二十倍,培養了大批熟練工人和上千萬專業人才,建立了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全國人民的生活比解放前好得多了。”(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357頁《貫徹調整方針,保證安定團結》)

  1984年6月30日,鄧小平說:

  “建國以后,我們從舊中國接受下來的是一個爛攤子,工業幾乎等于零,糧食也不夠吃,通貨惡性膨脹,經濟十分混亂。我們解決吃飯問題,就業問題,穩定物價和財經統一問題,國民經濟很快得到恢復,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大規模經濟建設??康氖鞘裁?靠的是馬克思主義,是社會主義。(鄧小平文選《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第3卷第63頁)

  1987年,鄧小平說:

  “現在我們國內人們議論雇工問題,我和好多同志談過,犯不著在這個問題表現我們在‘動’,可以再看幾年??嘉宜悼戳僥?,兩年到了,我說再看看。現在雇工的大致上只是小企業和農村已經承包的農民,雇工人數同全國一億職工相比,數目很小。從全局看,這只不過是小小的一點。要動也容易,但是一動好像政策又在變了。動還是要動。因為我們不搞兩極分化。但是,在什么時候動,用什么方法動,要研究。”(鄧小平文選第3卷第216頁《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時的講話》)

  綜上的引述,周總理的報告是鄧小平負責起草的,鄧小平的論述,則是白紙黑字寫在《鄧小平文選》中的,而改革開放又是鄧小平倡導的,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鄧小平沒有說謊,因此,周總理與鄧小平對新中國建設的成就應是相吻合的。

  改革開放后的實踐證明,沒有毛主席時代的發展重工業的戰略,就沒有改革開放的制造業的大發展,沒有毛主席的《論十大關系》,就沒有今天的全國經濟的平衡發展。中國的農業至今還在享用著毛主席時代的水利建設的福蔭。

  總之,新中國前三十年中的農業、工業、科學技術、教育、衛生與體育等待各個領域取得的舉世矚目的成果,建設成就不是用一篇短文就能概括的,新中國老一輩的建設者們付出的血汗也不是以一個糊涂的“數說”能夠抹殺的。

  如果說1952年到1979年的GDP為零的話,那么,周總理報告中的“十年中建成了一千一百個大中型項目”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鄧小平的“大規模經濟建設”也是虛有的?“全國一億職工”豈不是在吃閑飯與睡懶覺的?

  據我了解,中國于1985年才開始建立GDP核算制度。1993年才正式取消國民收入核算,采用GDP作為國民經濟核算指標。

  之所以以1979年作為切割的時間節點,無非是要向全國觀眾表達與傳遞只有十一屆三中全會后,中國才有了大發展這一信息與邏輯。

  習總書記明確指出:“不能用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

  中央電視臺是黨和國家的喉舌,發出來的應該是權威性的聲音。所謂的“數說中國”就是通過數據來表達中國的發展速度與成就,這是無可非議的,因此“數說”的表達應該是嚴謹而建立在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之上的,既然中國在1993年才正式取消國民收入核算,采用GDP作為國民經濟核算的核心指標。那么,對前三十年的經濟建設成就就理應用其他的形式給予表達,恰恰相反,“數說中國”不僅將1952年到1979年經濟發展量同樣的采用GDP的核算形式表達,而且用一條直線加以標明切割,將1952年到1979年的GDP表現為“零”,這種表達是極其荒唐而無知的。

  這種糊涂的表達起到了極端惡劣的效果,一是在客觀上欺騙了新中國老一代建設者,抹殺了他們作為新中國建設中所起的奠基人的貢獻,同時又誤導了不知情的當代中國青年,由此,“央視”也就成為“邪視”了,“數說中國”也就成為“胡說中國”了,時值新中國七十周年大慶之際,這樣的“數說中國”為人民心理上蒙上了陰影,不僅玷污了新中國的整體形象,極大降低了“央視”的可信度,也辜負了你們自己的的辛勤勞動!

  二0一九年九月十八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www.cjiozx.com.cn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