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刺新球场视频:笑著走向刑場的地下黨員

2019-10-07 09:11:56  來源:激流網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笑著走向刑場的地下黨員-激流網

王孝和(1924-1948),浙江鄞縣人。1941年5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43年,由黨組織安排進上海電力公司楊樹浦發電廠工作。1948年4月被國民黨軍警逮捕,同年9月30日在舊上海提籃橋監獄被槍殺,時年24歲。

  王孝和出身于工人家庭,1938年在上海勵志英文專科學校學習時結識中共地下黨員許統權。在許統權的帶領下,王孝和的思想不斷進步,并于1941年5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年僅16歲。同年底,王孝和投考郵局和上海電力公司,兩處都被錄取。黨組織考慮上電是動力部門,需要加強力量,于是指示他進入楊樹浦發電廠工作。在電力部門工作期間,他虛心學習,工作勤奮,待人和氣,結識不少工人朋友。隨后,他組織讀書會,宣傳抗日救國的道理,成為工人們的貼心朋友,也逐漸成長為維護工友利益的帶頭人。

  “為會員說話辦事,沒什么可自首的"

  1946年1月,上海電力公司發生大罷工,王孝和積極組織工人參加罷工斗爭。1948年1月,王孝和當選為上海電力公司工會常務理事。上海電力公司黨組織為了加強對工會的領導,將工會內的5名黨員理事組成黨團,由王孝和任黨團書記。在王孝和的帶領下,上海電力公司工人在同國民黨上海反動當局的斗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由于上電工會在反內戰的民主運動中站在前列,引起國民黨當局的注意,宣布解散上電工會,通緝工會干事。經過工人斗爭,召開大會選舉工會干事,王孝和等人仍當選為常務理事。國民黨不甘心失敗,又派出特務以“指導員”“秘書”等身份駐在工會進行監視,并威脅利誘他參加國民黨,他以“對政治不感興趣”加以拒絕。同年2月,“申九慘案”發生,王孝和代表工會參加“申九慘案后援會”,在廠里發動工人纏黑紗、捐款,抗議當局的血腥暴行。

  4月,國民黨當局為鎮壓工人和學生的民主運動,以破壞生產和社會治安等名義,在全市逮捕各廠工會負責人。4月19日晚上,國民黨特務來到王孝和家,軟硬兼施,威脅利誘,妄圖使王孝和“自首”。王孝和憤然表示:“我是上電2800名職工選出來的工會常務理事,只知道為會員說話辦事,沒有什么可以自首的。”他妻子及好友要他到鄉下暫避,但他考慮到黨和工會的安全仍留下來。

  嚴刑逼供不改英雄本色

  1948年4月21日,國民黨軍警逮捕了王孝和,關押在警備大隊進行審訊。審訊中,面對兇神惡煞的特務,王孝和面露微笑,一言不發,坦然處之。特務惱羞成怒,對王孝和輪流施以“電老虎”“磨排骨”“辣椒水”等酷刑。4月22日,王孝和再次被施以酷刑,直至昏迷。23日,特務對王孝和動用電刑。

  慘無人道的折磨,并沒有削弱王孝和堅強的意志。他以革命的大無畏精神與敵人周旋,絕不吐露一點黨的秘密,國民黨特務未得到一個字的口供。無計可施的國民黨當局遂于1948年9月24日,以“連續教唆、意圖妨礙戡亂治安未遂”的所謂罪行判王孝和死刑。面對即將到來的死刑,王孝和毫無懼色,以滿腔的激情寫了三封信,一封給獄中難友,一封給年邁的雙親,一封給即將分娩的妻子。

笑著走向刑場的地下黨員-激流網

王孝和臨刑前寫給妻子的訣別書

  給難友的信中,王孝和寫道:“有正義的人士們,祝你們身體健康,為正義而繼續奮斗下去!前途是光明的!那光明正向人們招手呢!只待大家努力奮斗!”在給雙親的信中,王孝和寫道:“父母養我育我,含辛茹苦。兒不能再為雙親盡孝養老,請多諒解。然而,兒為正義而死,死而無憾……”在給妻子的信中,王孝和寫道:“不要傷心!應好好的保重身體!好好的撫導兩個孩子!告訴他們:他們的父親是被誰殺害的!囑他們刻在心頭,切不可忘……但愿你分娩順利!未來的孩子就喚他叫佩民!”

  9月27日上午,特刑庭準備對王孝和執行死刑。清早,刑場上人頭攢動,其中很多是上電廠的工人,他們都想見王孝和最后一面。王孝和的妻子哭喊著,痛斥反動政府濫殺無辜,剛滿周歲的女兒在母親的懷抱中也不停啼哭。目睹此情此景,人們無不怒火萬丈,紛紛抗議。國民黨當局只好對王孝和改期執行。

  9月30日,難友們從種種跡象中預感到王孝和的最后時刻已經臨近,各監房紛紛傳來向王孝和致敬和慰問的紙條。紙條上言語不多,卻充滿了同志們的情深厚誼。“我們一定要為你報仇”“一個人倒下去,千萬人站起來!”“我們將前仆后繼,踏著你的血跡前進”……

  看到同志們這些動人心魄的心聲,王孝和熱淚盈眶,深受鼓舞。為了鼓勵兩位同甘共苦的戰友,王孝和留下了對革命事業充滿信心的絕筆:“張世寶、吳國楨兩兄弟,今天我的任務已告一段落,希望你們兩位不斷把革命進行到底……祝你們向光明的道路前進!”

  特刑庭上的控訴

  不出所料,這天上午幾個法警闖進監獄喊道:“王孝和提審!”王孝和從容不迫地穿上了白襯衫,向牢門處走去。王孝和知道,他最后的時候到了。但是他沒有害怕,也沒有哭泣。相反,他面帶微笑,走向特刑庭,邊走邊高呼:“特刑庭不講理!”“特刑庭亂殺人!”

  在特刑庭上,胸懷坦蕩的王孝和鎮定自若地提出要向在場的記者先生們講幾句話。面對在場的20多家報社、通訊社的記者,庭長不得不表示同意。于是,王孝和昂首挺胸,慷慨激昂地痛斥反動派當局蠻不講理,濫殺無辜的殘暴行徑,要求記者主持公道,在報上披露事實真相。面對王孝和不屈的英雄氣概,庭長氣急敗壞地大叫:“不需多說,現在已經判決,立即執行。”王孝和以斬釘截鐵的口氣表示,我不承認你們的判決。一邊是惱羞成怒如同跳梁小丑般的庭長,一邊是胸懷坦蕩、帶著大無畏革命精神笑對敵人的王孝和。記者的快門記錄下了這歷史的一幕,特刑庭居然成了王孝和對當局進行控訴和示威的地方。接著,王孝和又神情坦然地回答了外國記者的提問,使國民黨特刑庭的反動面目暴露無遺。特刑庭擔心,如此下去場面將越來越無法收拾,急急忙忙將王孝和押赴刑場。

  在刑場上,王孝和被綁在一張木椅上,法警顫顫地舉起槍,一顆子彈擊中王孝和的胸膛,他坐在椅子上怒目圓睜,大口喘氣。執行官下令補槍,執行的法警被王孝和的浩然正氣所震懾,拿槍的手抖動不已,連發數槍,竟然一槍未中。喪心病狂的劍子手踢翻椅子,用腳對王孝和腹部猛踩……

  1949年11月5日,上海各界1萬人在逸園舉行追悼王孝和烈士大會,靈樞安葬于虹橋公墓,后遷往上海烈士陵園。

  “我一定用我的生命保衛黨,保衛工人階級的崇高事業,永不動搖,一直革命到底。”這鋒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話語是王孝和的入黨誓言,而他用自己24歲的年輕生命,實踐了這一誓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