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vs热刺比分:毛澤東的郁悶時光:戰地黃花分外香!

2019-10-07 17:49:06  來源: 激流書摘  作者:佚名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1929年初,紅四軍離開井岡山后,利用國民黨爆發蔣桂戰爭、粵桂戰爭的時機,在贛南、閩西打出了一片新根據地。但在軍事上不斷取得勝利的同時,紅四軍內部的矛盾逐漸暴露出來,并演變成紅四軍內部的一場大爭論,進而導致了毛澤東在7月離開紅四軍到地方工作。離開紅四軍的140天,是毛澤東人生的一段低潮,不僅落選前委書記,失去軍事指揮權,又受到病痛的折磨,而且時刻處在國民黨的圍追堵截中,同時又為紅四軍黨內出現爭論和存在的各種非無產階級思想而痛心疾首,可謂身心交病。面對種種困境,毛澤東仍然踐行著革命者的理想,以非凡的毅力和對革命的巨大信念面對一切艱難險阻,在地方領導群眾開展土地革命,鞏固紅色政權,并深入地方調查研究,打開了閩西革命斗爭的新局面。在逆境中,毛澤東移情于景,用“戰地黃花分外香”來表現戰地秋光的明艷與壯麗,洋溢著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和信念,顯示出一代偉人的風采與境界。

毛澤東的郁悶時光:戰地黃花分外香!-激流網

  毛澤東手書《采桑子•重陽》

  黯然離去

  1929年2月初,朱毛紅軍入閩前夕,紅四軍前委在贛南項山召開前委會議。有人提議,紅四軍下山以來,天天行軍打仗,居無定所,軍委會開過后,還得向前委匯報,前委又得開會;或去前委開了會,軍委又得傳達貫徹,人又是同一批人,軍委與前委顯得重疊,還不如軍委“暫停辦公”,由前委統一領導軍隊及各級黨委的工作。也有人不同意這個提議,認為前委的權力太集中,不一定好。這個建議和反建議,為后來的紛爭埋下了伏筆。6月8日,紅四軍在上杭白砂的嚴家祠堂召開前委擴大會議。毛澤東給會議交了一個書面意見書,意見書分為四條:一、前委軍委是分權現象,前委不好放手工作,但責任又要承擔,陷于不生不死狀態;二、人是這些人,事也是這些事,卻要多一層軍委機構,前委工作不好承擔;三、反對“黨管一切”,反對一切工作歸支部,反對黨員的個人自由限制,要求黨員要有相當的自由;四、對決議案沒有服從誠意。最后,毛澤東說:我不擔負這種不生不死的責任,請求馬上換書記,讓我離開前委。朱德對紅四軍黨內是否存在“發生了動搖的最大組織原則問題”,逐條表示了不同意見,紅四軍領導層的矛盾大有激化的趨勢。為解決爭執,1929年6月22日,前委召開了紅四軍黨的第七次代表大會,由“紅四軍代理前委書記”陳毅主持。陳毅一開頭,就號召代表們“大家努力來爭論”,目的很清楚,想通過爭論統一認識,團結一致對敵。但此言一出,代表們又開始議論紛紛,吵得不可開交。最后,大會對爭論的雙方采取折中的辦法,“各打五十大板”,宣布對毛澤東和朱德的處分決定,并把處分決定寫進了“七大”決議案:“毛澤東同志予以嚴重警告”,“朱德同志予以書面警告”。這次會議的結果致使毛澤東原想通過會議停止糾紛、統一認識的希望落空了,加上他于四五月間染上瘧疾,身體虛弱,遂在會上重申他先前提出的去莫斯科留學兼休息一個時期的請求,希望在沒得到中央允許前,由前委派他到地方做些事。新前委同意了他的請求,1929年7月8日,毛澤東第一次離開了自己親手創建的紅軍。

  地方工作

  離開紅四軍的毛澤東很快地投入到地方工作中。7月9日,毛澤東以紅四軍前委特派員身份來到閩西指導地方工作,恰逢閩西特委正準備在上杭蛟洋召開中共閩西第一次代表大會。毛澤東到蛟洋后,發現黨代會的準備工作還不夠充分,提議會議推遲一周召開,由代表先在本地區進行調查,他自己也參加調查,并為大會制定切合實際情況的方針政策作準備。7月20日,代表大會正式開幕,毛澤東在會上作政治報告,指明了閩西黨的任務是鞏固和發展革命根據地,同贛南革命根據地聯成一片,建立中心工作區域,并論述了實現這個任務的3項基本方法。毛澤東的這個講話,為閩西的革命之路指明了方向,使與會代表深受鼓舞與啟發。之后,在毛澤東的指導下,會議通過了《政治問題決議案》、《土地問題決議案》,為閩西的土地斗爭提供了長遠的制度保障?;嵋楹篤?,毛澤東因瘧疾病倒了,不得已退出大會。7月29日,敵人三省“會剿”來勢洶洶,叫嚷通過合圍用一個星期把閩西根據地一舉解決掉。陳毅、朱德連夜趕到毛澤東的住地,召開前委會議討論對策。毛澤東處變不驚,謀略在胸,他說:“我們不要硬拼,要硬中帶韌,采用牛篦政策,用力壓就癟下去,一放手又彈回原樣。敵人來了,我們分散轉移,縮小目標,轉移敵人視線,分散敵人力量。等敵人走了,我們再打回來。如果三省‘會剿’之敵來進攻閩西,我們可以取道閩北入贛東、贛南,或入福州、延平之間活動;或兵分兩路,一路往閩北,一路留閩西。”朱德贊成毛澤東的策略,建議采取內外結合,圍魏救趙的辦法以解閩西之圍,一部分部隊留在閩西,一部分部隊離開閩西。前委會上,決定由陳毅去上海向中央匯報紅四軍的情況。當陳毅提出毛澤東回紅四軍主持前委工作時,卻遭到了毛澤東的一口拒絕:“七大的做法我不能同意,我不能隨隨便便就回去。”可能毛澤東覺得說話太過剛硬,又機警地說:“再說,我還要等機會去蘇聯學習呢!”會后,三人分頭行動,陳毅離開閩西去往上海,朱德率隊出擊閩中,毛澤東則留在閩西。

  帶病奔波

  紅四軍蛟洋前委緊急會議后,毛澤東化名“楊主任”繼續隱居于閩西山村,他的妻子賀子珍以及中共閩西地方組織的領導人鄧子恢、張鼎丞都陪在他身邊,并由粟裕率領一個支隊負責毛澤東的安全。為了避開國民黨軍和民團的追擊和搜查,他們不得不經常轉換駐地。8月21日,他們來到岐嶺的牛牯撲村,毛澤東先后在村里的“華興樓”和青山下的竹寮住了20余天。據粟?;匾?,毛澤東“住在一個半山坡上,我們就在駐地附近活動。當時敵陳維遠就在永定附近,在我們的監視下,未敢進山。毛澤東由于過度疲勞身體不好,他在這里養病、寫東西,堅持斗爭。我們常??吹剿菽詰牡蘋鵓共幻?rdquo;。9月17日,毛澤東居住在金豐大山牛牯撲的消息被敵人知道了。金豐團總糾集各鄉民團配合大埔縣的國民黨保安隊共六七百人分兩路撲向金豐大山進行“圍剿”。聽到零零星星的槍聲,粟裕便帶領部隊配合地方赤衛隊到前沿阻擊,開始認為敵人跟往常一樣騷擾一陣就鳥獸散了。但此次不同,敵人猖狂得很,直迫牛牯撲,前沿戰斗緊張,形勢十分緊迫,于是,中共岐嶺支部書記陳兆祥立即派出陳添裕等4位同志,趕到青山下竹寮,組織轉移,此時的毛澤東因瘧疾未愈,不能爬山,又因山高坡陡不好騎馬,用擔架抬又因荊棘灌木擋路,舉步維艱。在這緊急情況下,陳添裕顧不得太多,背起高大的“楊主任”就走,10里荊棘叢生的羊腸小道僅用了1個小時。到達雨頂坪基點村時,賀子珍早已到“總樓”門口等候,毛澤東指著陳添裕對賀子珍感動地說:“多虧了牛牯撲的同志!”之后,毛澤東把他們的名字一一記在本子上并說:“我忘不了牛牯撲的人民!”

  毛澤東在雨頂坪小住后轉到陳東上石垅。9月下旬,又移到上湖雷塘下住了10余天,在這段時間里,毛澤東召集地方黨組織負責人開會,聽取他們的工作報告,指導地方政權建設,慰問革命烈士家屬。此時,由于有毛澤東的精心指導,永定各地土地革命斗爭蓬勃發展,全縣先后建立了12個區、113個鄉蘇維埃政府。到了10月26日,永定建立了縣級蘇維埃政府,各項建設緊鑼密鼓地開展。

  紅四軍在這段時間里轉戰閩西粵東,保衛著閩西根據地,但黨內軍內單純軍事觀點、極端民主化現象也越來越暴露出來。朱德為此深為憂慮,在攻下上杭之后,他主持召開了紅四軍黨的第八次代表會議?;嵋椴扇∽韻露系拿裰髦?,擺開問題讓大家爭論。不少代表提議請毛澤東回前委主持工作,朱德也認為紅四軍的工作離不開毛澤東,遂與郭化若及一部分黨代表聯名寫信請毛澤東回來。毛澤東給前委回了信:“我平生精密考慮事情,嚴正督促工作,這是‘陳毅主義’的眼中釘。陳毅要我當‘八邊美人,四面討好’,我辦不到;紅四軍黨內是非不解決,我不能隨便回來;再者身體不好,就不參加會了。”回信送到上杭,前委給了毛澤東黨內警告處分,并要求他馬上趕來。毛澤東只得坐擔架到上杭,但他趕到時,會議已經結束。大家見毛澤東確實病得很重,讓他繼續養病。之后,毛澤東也感覺信的用詞不太恰當,他帶有歉意地對身邊的蕭克說:“我那封信寫得不好,身體不好,精神情緒不太好,所以寫了那樣的信。”

  臨江賦詩

  在毛澤東隱居閩西這段時間,外界沒有了毛澤東的消息,他仿佛在紅軍中消失了。這年9月27日,上?!渡甌ā吩詰謁陌嫻竊毓竦辰煺耪攴⒆愿=ǖ牡綾ǎ?ldquo;毛澤東龍巖病故。”10月21日,該報又據汕頭的電報,稱“毛澤東在上月(即9月)暴死”。遠在莫斯科的共產國際看到這消息,信以為真,在《國際新聞通訊》上發了一則1000多字的《訃告》,沉痛宣布“中國共產黨的奠基者、中國游擊隊的創立者和中國紅軍的締造者之一的毛澤東同志,因長期患肺結核在福建前線逝世。毛澤東同志是大地主大資產階級最害怕的仇敵……這是中國共產黨、中國紅軍和中國革命事業的重大損失。當然,毫無疑問,敵人因此會感到高興。”還說到:“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名布爾什維克,作為中國共產黨的堅強戰士,毛澤東完成了他的使命。”與此同時,中國還有一個名人,以特別的方式悼念起毛澤東。民國元老柳亞子寫了這樣一首詩:“神烈峰透墓草青,湖南赤幟正縱橫。人間毀譽原休問,并世支那兩列寧。”還特別在詩末注明“兩列寧,孫中山和毛澤東同志”。這是毛澤東第一次被別人寫在詩里。但柳先生不知道的是,他寫詩悼念毛澤東的同時,毛澤東也在寫詩,寫一首關于人生與戰場的詩。

  1929年10月,人們用擔架抬著毛澤東離開永定河溪。一路上,秋高氣爽,山巒錦繡,黃菊遍野,流溪潺潺。傍晚時分,來到上杭,住在城南汀江岸邊的一座臨江小樓。第二天就是九月九日重陽節,人們常常在這里登高,賞菊。這天正在養病的毛澤東在賀子珍的陪同下登上臨江樓,憑欄遠眺,但見天高云淡,秋雁南飛,遠山逶迤,汀江遠去,觸景生情的毛澤東,禁不住回首往事:秋收暴動,中央責怪他沒有堅持攻打長沙,撤了他的政治局候補委員之職,傳到井岡山,說成是開除了他的黨籍,一度不能過組織生活;離開井岡山后,他在紅四軍黨的七大上又落選,失去前委書記之職。往事歷歷,前局未定,移情于景的毛澤東喟然長嘆,揮毫寫下了這首《采桑子•重陽》: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歲重陽,今又重陽,但看黃花不用傷。

  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光,勝似春光,寥廓江天萬里霜。

  古代詩人在重陽節這天,常常是吟詠生命,懷念故鄉,移情老人,毛澤東的詞則格外地滲露著遠非閑病之人所能到達的樂觀和高昂。他一掃過去詩壇的悲秋情調,把人們引到一個革命家的內心世界,把秋日的菊花勾起的感傷和寂寞,投射到對開闊的大自然的凝視之中,心情顯然又歸于明朗。在1962年發表這首詩詞時,他把“但看黃花不用傷”,改為了“戰地黃花分外香”,進一步表現出戰地秋景的絢麗和壯美。

  重回四軍

  前委會議后,陳毅帶著重任,秘密赴廈門,由廈門經香港再到上海,敞開胸懷向黨中央政治局匯報了紅四軍的現狀和朱毛爭論。政治局決定成立李立三、周恩來、陳毅三人委員會,由周恩來召集,負責起草一封指示信。政治局會議上,李立三問陳毅:“你說實話,毛澤東如何?”陳毅不假思索:“我不如他。我陳毅兩次代替毛澤東干前委書記,兩次都放任下面搞極端民主化,說明我管不了這一坨喲。”周恩來對陳毅說:“一個黨一個軍隊都需要自己的核心人物。如果現在要選擇紅四軍這樣一支全國有影響的紅軍領導人,毛澤東當然是最好的人選。”陳毅胸懷坦蕩地說:“我回去后還要請毛澤東復職,這件事只有我自己去做了。”中央政治局在研究后,集體討論后由陳毅起草經周恩來簽發了中共中央給紅四軍前委的指示信,時間是1929年9月28日,俗稱“九月來信”。“九月來信”充分肯定了毛澤東關于工農武裝割據,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的戰略思想。

  1929年10月1日,陳毅在上海登上赴香港的輪船,經汕頭、梅縣,回到閩西。10月22日晚上,由陳毅作為前委書記主持召開了前委會議。陳毅傳達了中央的精神,包括中央對自己和朱德的批評。陳毅說:“我們都要把毛澤東請回來,向他承認錯誤。”朱德立即表示:“同意。”陳毅三次用快馬給毛澤東送信,既匯報中央“九月來信”精神和周恩來的口頭指示,并寫上:“七大沒有開好,我犯了錯誤。中央認為你的領導是正確的。四軍同志盼你早日歸隊,就任前委書記。這是中央的意思,也是我和玉階(朱德)以及前委的希冀。”毛澤東連接三信,理解陳毅的真誠用心,接納了陳毅的爽直和大將風度,回信表示不久就會回到四軍。11月26日,毛澤東在福建省委特派員謝漢秋的陪同下,來到紅四軍駐地長汀見到了久未謀面的朱德、陳毅。朱德、陳毅當面作了自我批評,毛澤東也承認自己當時身體不好,精神欠佳,說了一些傷感情的話,請朱德、陳毅多多包涵。就這樣,他們之間的隔閡與矛盾消除了,寬容和肩負的革命重任讓三位紅四軍領導緊緊握手。在經歷近半年的曲折后,毛澤東終于重新回到紅四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