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特纳姆热刺的新球场:《革命者》:用信仰凝成的生命絕唱

2019-10-09 11:46:18  來源:“黨建網微平臺”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热刺最新球员名单 www.cjiozx.com.cn   “寫作過程中的太多犧牲、太多鮮血讓我格外壓抑。我多么希望革命者留下的這些故事,能像滔滔不絕的黃浦江水一樣,在共和國的精神長河里永遠流淌。”

《革命者》:用信仰凝成的生命絕唱-激流網

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革命者》,是著名作家何建明的長篇報告文學新作。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6月2日,黃競武等13位革命志士遺體在國民黨國防部保密局監獄中被發現……《革命者》以倒敘筆法切入,以大量鮮為人知的史實,講述了中國共產黨創建初期至新中國建立前夕,中央機關及江蘇省委、上海中央局在上海地下工作期間,一批革命者拋頭顱灑熱血的故事。讀后令人心潮澎湃,熱血沸騰。

  一

  1924年10月10日,上海各界人士在河南路橋邊的天后宮舉行集會?;迫實壬蝦4笱У鬧泄駁吃?,帶領幾十位學生赴會?;崢揭話?,國民黨右派雇傭的一群流氓手持木棍沖入會場,把學生打得頭破血流?;迫食逕現饗ㄒ籩鞒只嵋櫚墓竦秤遺汕鵒髏ゴ蚴?。不料,被一群流氓毒打并推下7米高的主席臺?;迫噬碭褐厴?,不治身亡,年僅20歲。

  1949年5月18日,這個天未大亮的清晨,在獄中受盡酷刑、雙腿已斷的黃競武被殘忍活埋。生前,他是國民政府中央銀行稽查司司長。1949年年初,得知國民黨政權策劃將中央銀行庫存金、銀、美鈔等財物偷運到臺灣,他秘密發動中央銀行部分職工采取抵制行動,并與中共上海局策反委員會聯系,在國民黨軍隊中進行策反。正當密議垂定之際,不幸泄露消息被捕。

  一般來說,寫革命先烈通常是一個一個的獨立篇章,很難在一部作品中通過群體來展現。而洋洋灑灑30余萬字的《革命者》,從犧牲在上海街頭的第一位年輕共產黨員黃仁寫起,一直寫到上海解放前8天被國民黨特務活埋的黃競武,250多名獻出生命的革命者向讀者走來。從中我們看到了惲代英、鄧中夏、郭伯和、何秉彝、劉華等學生運動領袖和工人代表的身影;看到了從國外回來的以及從全國各地投入革命中心上海的李漢俊、瞿秋白、蔡和森、向警予等早期中共領袖們的身影;看到了被國民黨反動派屠殺的趙世炎、陳延年、陳喬年、鄧恩銘、汪壽華、羅亦農等青年才俊的身影……

  《革命者》就是這樣通過宏大的群體形象,組成了一部以往我們在其他史書中極少看到的氣壯山河的革命史詩。

《革命者》:用信仰凝成的生命絕唱-激流網

  二

  《革命者》重點還原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至抗日戰爭爆發之前那段血雨腥風的歷史。

  由于國民黨反動集團背叛革命,成千上萬的革命者幾乎在一夜之間被逮捕和槍殺,那時的上海血流成河,烈士的尸體隨處可見……然而,革命者不僅在敵人的殘暴和淫威面前沒有屈服,反而在血泊中奮起,表現出了對黨、對信仰、對共產主義的赤膽忠心。

  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前幾天,中共江蘇省委(在上海駐地)要求迅速恢復已被敵人破壞的中共南京市委工作。時任國民黨江蘇省部中共黨團書記的中共黨員侯紹裘,授命奔赴“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南京,與剛剛被任命為中共南京市委書記的謝文錦等黨員骨干們,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開展“反蔣運動”。正當他們在謀劃革命行動時,會場被敵人發現,侯紹裘、謝文錦等9名江蘇省、南京市委負責人隨即被捕,不日被敵人殺害后扔進了秦淮河。犧牲的9名烈士中,有兩名是女性,其中年齡最小的只有21歲。

  像這樣的慘烈事件,在當時的中共江蘇省委和南京市委不止發生過一次,中共南京市委前后8次被敵人摧毀,中共江蘇省委也先后3次被敵人“掘底”。1927年5月底,陳獨秀的大兒子、原廣東省委負責人陳延年被中央緊急調任江蘇省委出任新的省委書記。上任第一天,陳延年就被敵人抓捕,一周后被槍殺。之后的幾個月里,江蘇省委又連續被破壞。陳延年的弟弟陳喬年在哥哥犧牲不足10個月時,從北京來到上海,出任江蘇省委組織部長,由于叛徒出賣,不久又犧牲。一年中,黨的總書記陳獨秀痛失兩個兒子,他們犧牲時年齡都只有二十七八歲。

  當時,就連以蔣介石為首的敵人陣營也對前仆后繼的革命者刮目相看,說這些共產黨人“年紀輕輕”“意志堅定”,能“干成大業”。他們的犧牲怎不叫蒼天垂淚!

  三

  《革命者》還用相當長的篇幅,控訴了國民黨反動派駭人聽聞的殺戮暴行。

  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的那段日子里,同屬中共上海中央局領導的中共浙江省委,形勢同樣極其嚴峻,革命者每天都面臨著生死考驗。僅8個月時間,浙江省就有1805名革命者被捕,其中932名被殺害。

  浙江省委機關遭破壞的程度與江蘇相似:1927年6月至1929年4月,不到兩年先后更換了10位省委書記或代理書記,其中有8位書記犧牲,平均年齡不到30歲。由于他們都是英年早逝,多數人甚至連名字都不被后人所知。一位叫王家謨的省委書記,是9任書記中年紀最小的一位,就義時只有21歲。他的遺骸是由其母親獨自推著木輪車,運回寧波象山老家,安葬在丹城西門外大坑門口的一個山麓上。

  犧牲的浙江省委書記張秋人,與惲代英、蕭楚女并稱“廣州三杰”,是位極有影響的青年革命領袖。1927年9月,中央決定派遣張秋人去杭州赴任浙江省委書記。此時的張秋人剛在上海結婚,但他沒有絲毫猶豫,立即帶著新婚妻子前行。臨行前,張秋人對身邊的同志說:“此次去赴任,我的頭看來是要被砍在杭州了。但為了完成重建浙江省委的重任,我必須去!”

  到杭州后的第3天,也是張秋人上任省委書記的第一天,為了掩護身份,他特意穿著西裝,攜妻子來到西湖邊,準備與黨內同志接頭。就在這時,他被兩個曾經在黃埔軍校學習過的反動學生盯住了。見無法甩掉“尾巴”,張秋人迅速脫下鞋子和西裝,縱身一躍跳進了西湖,把一份藏在內衣里的浙江省委組織機構和黨員名單塞在湖底的淤泥里。

  張秋人浮出水面后被反動軍警逮捕,關押在浙江陸軍監獄。1928年2月8日,張秋人被敵人執行槍決,時年29歲。

  ……

  文學要書寫民族最閃光的精神,那就是革命者的精神?!陡錈摺芳仁且徊課難ё髕?,更是一部用信仰凝成的生命絕唱,用初心壘起的精神豐碑。

  正如作者何建明所說:“寫作過程中的太多犧牲、太多鮮血讓我格外壓抑。我多么希望革命者留下的這些故事,能像滔滔不絕的黃浦江水一樣,在共和國的精神長河里永遠流淌。”
(來源:“黨建網微平臺”,原載2019年第9期《黨建》雜志) 

相關文章